混在娱乐圈之老炮 348

小说:混在娱乐圈之老炮 作者:死宅胖子 更新时间:2021-08-11 02:33:4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宝灵街,香江的一条老旧街道,位于九龙油麻地佐敦南部。在一间破旧的公屋里,一名身着嘻哈服装的男子,双手抱膝,头部埋在膝盖里,浑身抖动地蜷坐在沙发上。

  大概过了几分钟,男子好像实在忍不住,将双手放开,露出脑袋,原本细长的丹凤眼此时已经耷拉了下来,眼圈通黑,眼眉肿胀起来,但是抬头那一刻眼神里出现了决绝且挣扎的目光。但是随后的一个哈欠将他眼神打散,只留下懦弱、期盼还有一丝放纵自我的陷落。

  挣扎了一会,男子哈欠连天的终于忍耐不住,颤巍巍的从身旁拖过一个吉他盒。

  打开盒子,里面并不是吉他,而是一堆破旧的衣物,男子先从衣服下面拿出一个小铁盒,打开后可以看到里面是蜡烛、橡皮管和一个注射器,接着又从吉他盒上盖存放备用琴弦的小袋里,掏出一个透明密封条塑料袋,袋子不大,可以清晰看到里面是一些白色粉末。

  “哈~”男子又打了一个哈欠,但是看到这袋粉末,神情开始激动,手脚也更加的抖动,手忙脚乱的从一盒还没有抽完的“555”烟盒里抽出内衬的铝箔纸,三两下就熟练的将中间捏凹下去,放在桌上备用。

  男子左手拿起那带白色粉末,扯开封口,右手颤巍巍的拿着一个小勺子伸进塑料袋,挖了一勺出来,倒在铝箔纸上。

  也许是手抖的原因,有些粉末洒落在茶几上,男子急忙蹲坐在地板上,将自己的脸趴在茶几上,张口舔食跌落的粉末,一丝都不舍得浪费。

  继续刚刚的操作,此时的男子估计已经到达极限,不光是哈欠连天,就连因哈欠留下鼻涕和眼泪都顾不上擦拭,直接将放入白色粉末的铝箔纸,在一根点燃的蜡烛上进行加热,没用一分钟,铝箔纸底部燃成灰色,而铝箔纸里的白色粉末已经变成了略带粘稠状的液体。

  看到这个液体,男子已经开始兴奋,瞳孔也已经放大,就连原本哈欠连天的嘴唇也在激动的颤抖。

  他小心翼翼的拿出一根注射器,将液体吸进注射管内,轻轻推动,拍出管内空气,针头刚刚挤出一滴液体他就连忙停下,生怕浪费这得之不易的液体。

  男子接着又从小盒子里拿出橡皮管,缠绕在右手肘上方。先是看了看自己小手臂,忍不住愣了一下。接着开始焦急的使劲拍打自己的手臂,希望可以通过刺激造成血管鼓起,让他可以找到注射用的血管。

  终于可以看到一根鼓起的血管,男子迫不及待的将注射器锋锐的针头对准血管扎了下去,随着手指上开始使力,针管里的液体也越来越少,男子原本焦虑无比的神情开始放松了下来,紧绷的身躯,也开始瘫软,随后整个人瘫在沙发上,颈部枕着沙发靠背,双眼无神的盯着幽黑的房顶。

  这份轻松与满足只持续几秒钟,注射毒品后的快感涌上,原本瘫软的双腿伸得很直,大腿处伴随着一阵抖动,男子双手也开始不自觉的抖动、伸直,胳膊、脖颈上的青筋都已暴起,但是脸上却出现的是满足的诡异微笑。

  -------------------------------------

  尽管当初修改剧本是秦喻对尔冬昇善意的提醒,同样是为了这部剧能够顺利上映,但是秦喻修改剧本的举动还是触动了尔冬昇心里的底线。娱乐圈是有记忆的,在和秦喻签订合同以后,尔冬昇的助理无意间有翻出年前秦喻和湾湾导演王子鸣的新闻。怪不得自己听到秦喻这个名字这么耳熟,怪不得他还没签合同时就敢提出修改剧本,原来是个戏霸啊。

  因为已经签约,加上秦喻背后的王晶花、乔安娜的存在,尔冬昇不能撕毁合约。但是为了表达自己的不满,尔冬昇还将剧本里的原本烂赌仔的人设改成了一个落魄的音乐人,出场时手中还提着一个破旧的电吉他盒。只不过里面装的全是破衣服,还有一包道具粉末。

  一名落魄的音乐人,一个吸毒且不负责任的音乐人。

  看着化妆品给自己涂抹上黑色的眼影、使用纹身贴纸给自己裸露的肌肤上贴满了纹身,并且比较朋克的接上脏辫、打上耳钉。秦喻清楚知道这是在暗示什么,尔冬昇希望他老实点,这里是香江,这里是他尔冬昇的剧组。

  秦喻从进组以后就很少说话,尔冬昇的暗示他很明白,在秦喻看来,其实他根本不需要通过这种方式来彰显自己导演的权势,自己也不会再要求修改剧本。

  尽管秦喻现在缺钱,距离给宋然的承诺还差一大截,但是秦喻还是将自己两百多万片酬都捐了出去。这次去春城,又一次了解到了西南边陲缉毒的危险性,让秦喻感触更深。所以秦喻接了这部戏,不是为了来剧组里提升咖位、博出名的,而是他真的想要为了打击毒品犯罪做出一些自己的贡献。

  香江的开机很讲究仪式,昨天的开机仪式不光是有戏份的秦喻和张婧初,就连在其他剧组轧戏的刘德桦与吴祖都抽空赶了过来,一块上香切烧猪。

  当天下午拍摄的戏份也是简单的感情戏,阿芬记忆里自己和丈夫初相识的和睦美满。两人一起唱歌,一起烧饭、一起期待肚子里的宝宝出生,虽然清贫,但是很幸福。一直到丈夫屡受打击,因而颓废,染上了毒瘾,而被阿芬抓到。两人开始争吵,继而出现摔打家中物品。

  这些戏份虽然简单,但是相对零散,而且还要有装束的改变,原本尔冬昇担心秦喻和张婧初之间的磨合,将这些戏份放到一天你时间,没想到这对于秦喻和张婧初来说,完全属于小场面,一个下午就拍摄完毕。

  “秦哥,你们拍摄进展这么顺利,是不是可以提前几天结束?这样你还可以抽空练习一下舞蹈。”

  昨天收工时,杨思维轻松的话语正好被尔冬昇听到,今天的第一场戏,尔冬昇就准备给秦喻一个下马威。

  -------------------------------------

  “咔……完美……”

  监视器前的尔冬昇完全被镜头里秦喻的这一段长达五分钟的表演给惊呆了,上次秦喻试戏时同刘德桦的搭戏已经让他感到出色,没想到今天秦喻的表演直接让他感到骇然。

  尔冬昇甚至感觉自己就是一名旁观者,在旁观一名吸毒者的完整吸毒过程。秦喻的出色表演通过现场的四台摄影机全方位的捕捉了下来,就连眼神的变化、嘴角、双手以及躯体不自觉的抖动动作都完美的呈现在了监视器里。

  因为手抖而洒落的白色粉末,镜头里的秦喻直接上去舔食的动作更是神来之笔,他将一个毒瘾发作时的每一处小细节都表现的淋漓尽致。

  而秦喻的眼神变化更是让他有些骇然,甚至都忘记了叫暂停。那个眼神里出现的阴狠、挣扎、懦弱以及空洞都是一个人吸毒的完整过程的表现。

  “这个大陆仔是不是真的吸毒了?”

  灯光师不自觉的发出的疑问,这也是现场所有剧组工作人员心里的疑惑,看着秦喻刚刚出色的表现完全就是一个瘾君子。一旁听到议论的杨思维一脸愤慨,但是并没有发作,因为她知道这里不是内地,这些香江人一直都是带着有色眼光来看待内地人,她现在更担心秦喻的状态。

  “秦哥,您没事吧。”

  在尔冬昇喊完“咔”之后,秦喻依然保持着原来的造型,仰着头看着屋顶。杨思维急忙拿着茶杯与毛巾递了上来,她才发现秦喻居然已经泪流满面,泪水顺着眼角往下流淌,眼神里出现的是无尽的伤感与悲恸。

  接过杨思维递来的毛巾,秦喻将它盖在脸上,把眼角的泪水擦拭。逝者已逝,就在刚刚,秦喻又想起了那个男人,那个带给自己生命的男人,原本构建的心防在一瞬间崩塌,知道听到杨思维的呼喊,才真正回神过来。

  秦喻挣扎着站了起来,刚刚最后几下表现毒瘾抽筋似的伸腿、紧绷身躯,有些用力过猛,所以他需要听听尔冬昇的看法。

  “尔导,刚刚的镜头可以么?需不需要再来一遍?”秦喻的声音有些嘶哑,甚至有些无力。

  尔冬昇的脸上露出一些纠结、一些赞赏以及一些惭愧,忍不住伸出手在秦喻的肩膀拍了拍:“不用,非常完美。你先歇息一会吧,我安排道具重新布置一下场地,我们半个小时候在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