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被迫营业后爆火 第2章 第2章

小说:咸鱼被迫营业后爆火 作者:酒火樱桃 更新时间:2022-05-14 19:23:2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宁远偷偷朝何瑶使了个眼色,趁宁博起疑心之前,何瑶迅速而不失自然地把手机从宁琢琅手里夺走关机,放进了自己的手提包里。

  状似关心地解释道:“小琅,你才刚出院呢,玩手机对身体不好,妈妈先没收了,等你身体好全了妈妈再还给你。”

  宁琢琅看破不说破,笑道:“好的,阿姨。”

  何瑶知道他是故意的,但她就是能忍,能笑,并靠旧情分和卖惨得到宁博的疼爱,顺带给宁琢琅在宁博心里刷一波负分。

  就在一车人悬着的心放下的时候,却听宁琢琅又把他们心捏紧:“没事,反正我已经传到电脑上了,也发给了我那些朋友们一起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父亲伯父阿姨,你们说是吗?”

  这简直是在故意捅他们刀子,敷衍着答了个“嗯”,大家不约而同地再也没提起这个话题。

  并且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得到宁琢琅可以井水不犯河水的暗示后,大伯那边消停了许多。

  一个麻烦解决了,另一个麻烦却解决不掉。

  到了用餐的时候,家里一共有四张口,何瑶亲自下厨却只做了三个人的饭,还都是辣菜。

  多余的那个人是谁,不言而喻。

  宁琢琅看着满桌喜庆的红通通不知道从哪里下筷,他和原主一样吃不了辣,继母是知道的。

  他默默在心里摇头叹气,用这种手段赶他走未免也有点低级了。

  突然开始怀念起和安南王的对手日子,至少他们能过上个十几招,打个五五开,要是小皇帝在,还能直接判他胜。

  何瑶的目地就是为了气跑宁琢琅,奇怪的是宁琢琅居然一点反应也没有。

  不怒不骂,沉稳得像是变了个人。

  按他以前的暴脾气,他应该摔筷子踢桌子,然后愤愤上楼,最好和下楼的宁博对上,她的发挥空间就更大了。

  可他这么平静倒让何瑶一时间想不到对措。

  宁琢琅突然起身让何瑶觉得有希望了,可下一秒他进了厨房让何瑶希望落空。

  他在里面不知道捣鼓着什么,等再出来的时候,手里端着一碟色泽金黄香气扑鼻的鸡蛋和一副碗筷。

  在何瑶母女诧异的目光下,宁琢琅坦然坐下,慢条斯理用餐,举手投足间的气质和以往截然不同。

  宁莫不屑地别过头去,嘟囔着:“捣鼓半天就这?!”

  宁瑶同样不解,这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什么时候还会做饭了?

  稍许,宁博下楼看到满桌的辣菜,何瑶解释说:“老公,小琅太久没回来,我不小心忘了做他的饭了,你们先吃,我再去做点。”

  宁博看看从头到尾都没正眼看过他的宁琢琅,亲儿子还是这么犟,蹙眉道:“不用了,他饿不死,别惯着他。”

  何瑶抿嘴微笑。

  饭桌上何瑶母女一直在活跃气氛,不停给宁博夹菜,宁莫撒娇问道:“妈妈从早上起忙到现在,可辛苦了呢,爸爸觉得哪道菜最好吃啊?”

  “瞧她,都这么的大人了还撒娇。”何瑶宠溺地摸摸她的头,又期待着宁博的夸奖。

  一一尝过后,宁博指着桌上唯一一盘没放辣的菜:“这盘味道最正,看似简单实则最考验功力,阿瑶的手艺是越来越长进了。”

  何瑶面上的笑容有一瞬间的凝滞,宁莫则是难以置信地看着埋头用餐的宁琢琅,刚要跳起却被何瑶压了下去。

  宁博追问道:“阿瑶是怎么做的?教教阿姨,以后也省得自己下厨。”

  何瑶讪笑:“这个我可不知道,得问小琅,这是他做的。”

  “哦?”宁博略有些惊讶:“小琅还会做这个,难怪,我就说怎么像你妈妈做的味道。”

  说完脸上浮现忧伤之色,像是在深情追忆亡妻。

  可宁琢琅没有他们料想中骄傲自喜,还是冷冷清清,让他们挑不出错来:“食不语。”

  听到宁琢琅死去母亲时,何瑶脸上闪过一丝狰狞,但她没忘了这顿饭的目的,迅速收拾好情绪。

  “老公,我有件事我想拜托你。”

  没几个男人能抗住这么娇媚柔情女子的请求而不败下阵来:“老夫老妻的,有什么事不能直说。”

  “莫莫她马上就要考试了,可是她那个房间有点潮,隔音效果也不好,影响她复习,所以我想让她换个房间。”

  这个女儿是被宁博宠大的,哪有不从的道理:“那莫莫想要那个房间?”

  宁莫也不客气,指着宁琢琅的房间:“我要这个。”

  宁博有些犹豫,何瑶赶紧按下宁莫的手指,嗔怪道:“莫莫,你怎么能和哥哥抢房间,太没规矩了!老公你别理她,靠阳的那间客房就很不错。”

  宁琢琅此时用完餐,将剩下的鸡蛋从宁博眼前端走:“阿姨,既然你知道要守规矩,那也应该知道宁莫还没上我家户口,不算我们家人,一个外人要把我赶出我自己家是不是有点可笑了。”

  何瑶母女倏地面色大变,饭桌下宁莫手指绞紧了衣摆。

  他说的没错,当初宁博要续弦,宁琢琅外公坚决不同意,僵持到最后各退一步,外公只允许何瑶进门照顾幼小的宁琢琅,而宁莫要是进门,宁博就一分遗产也别想拿到手。

  所以这么多年来,她一直以领养的身份生活在这个家,虽然她对外宣扬自己是宁家的大小姐,宁博也很疼她,但是她终究比不上宁琢琅。

  她们母女这么做,目的之一就是希望宁博能给宁莫一个身份,只是没想到不吭声的宁琢琅突然杀了出来。

  宁博原本还在犹豫,可看到宁琢琅一点面子都不给他,一股无名火窜上脑门:“行,不就是一个房间,当哥哥的理应让着点妹妹。”

  何瑶母女喜出望外:“老公!”“爸爸!”

  宁琢琅知道宁博是故意在压他气焰,不恼反笑:“你们要来也可以,那我先去和我母亲说一声。”

  空气陷入诡异的凝滞,愉快的氛围荡然无存,宁博拍桌而起呵斥道:“胡说什么,你母亲早就不在了!”

  “谁说不在了。”宁琢琅目光看向楼梯,眼里流露出喜悦,还招了招手,仿佛那里真的站着个人。

  “母亲就在那里啊,她从来没有离开过,晚上会来房间里陪我睡,就连这盘菜都是母亲手把手教的,父亲不是很怀念它的滋味吗?”

  宁博和何瑶此时的心情已经不能用惊恐来形容了,因为宁琢琅指的楼梯恰好就是她母亲摔下去的地方。

  一个从来没做过饭的大少爷,突然做出来和逝者手艺差不多的饭菜,还说能见到逝者,怎么想都知道不对劲。

  宁琢琅继续添油加醋:“父亲,母亲说她很想你,不如我让她今晚来见见你?”

  “住嘴!你胡说什么!”宁博不相信什么鬼神之说,可他匆匆上楼的脚步和颤抖的身形还是暴露出了他的心虚。

  何瑶母女早就被吓的脑内空白,宁琢琅从她们面前走过,带起的微风吹得她们后背直发凉。

  虽然吓唬人不地道,但效果确实好。

  何瑶母女主动避开他,也没再提起换房间的事情。

  正当他以为自己可以安心养老的时候,宁博却又逼他去相亲。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是继母撺掇的,相亲对象正是何瑶好闺蜜的女儿。

  这是想把宁家父子都拿捏住啊。

  宁琢琅本来不想去,可不去后果又很麻烦。

  司机把他送到了约会地点就走人了,可宁琢琅是个路痴,咖啡店又那么多,他半天都找不到路。

  在迷茫地游荡时,不小心撞到了一个小朋友,冰淇淋球掉在地上,很快在太阳的炙烤下化成了一滩水。

  小朋友一口都还没吃就没了,他怒火中烧,抬起胖乎乎的小手对着宁琢琅的腿就是一巴掌:“大胆刁民,竟敢害朕的冰淇淋!朕要叫皇叔来打你的屁墩,怕了吧……”

  小朋友奶凶奶凶的声音没有一点威慑力,打死人来也是软绵绵的。

  宁琢琅倒觉得他有几分可爱,蹲下来哄小朋友:“抱歉,我再给你买几个赔你好不好,你喜欢抹茶味的还是草莓味的?”

  在看清楚宁琢琅脸的那一刻,小朋友瞪圆了黑溜溜的眼珠子,打人的手迅速收到背后,立正站直挺胸收小肚子,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盯着宁琢琅看了半晌,小朋友才支支吾吾地回答宁琢琅的问题:“我喜欢你。”

  “啊?……那谢谢你了。”

  宁琢琅起身给他买冰淇淋,小朋友生怕他跑了,迈着小短腿吧嗒吧嗒跟上来。

  用小胖手轻轻揉着宁琢琅的腿,其实打的一点都不疼,被小朋友这么一揉反而有点痒。

  宁琢琅很怕痒,小腿更是,可小朋友的一片好心他也不好拒绝。

  “冰淇淋好了,你快点吃吧,别化了。”

  小朋友还是固执地没停下手里的动作,比在幼儿园捏橡皮泥还认真:“求求你,别留印子,别留印子,不然被皇……我爹地看到,我的小屁墩又要开花了。”

  小朋友累的满头大汗,宁琢琅不忍心,把他拉开,冰淇淋塞到他手里:“我一点都不疼,真的,你快吃吧,都开始化了。”

  小朋友矜持地咬了一小口,眨眼亮晶晶的眼睛看着宁琢琅清风朗月般的眉眼笑貌。

  宁琢琅想起他来这里的目的,拿出地址问他:“小朋友,你知道这里怎么去吗?”

  “嗯嗯,我知道,我带你去。”

  说着一口把冰淇淋球吞下,包装纸准确投进垃圾桶,自告奋勇拉着宁琢琅上了电梯。

  电梯里,小朋友挂在他的腿上不松手,像是只粘人的树懒,目光没有一刻离开过他。

  “对啦,你来这里是要做什么呀?”

  宁琢琅回道:“我来相亲。”

  “哈?!”

  小朋友像是被雷劈了一样震惊,而后抱着他的手又紧了几分。

  “你怎么不早说!糟了糟了,要是让爹地知道我就要倒大霉了。”

  叮咚一声,电梯门开了,地方到了。

  “你跟着我做什么?你父母不会担心的吗?”宁琢琅看着身旁赶也赶不走的小尾巴。

  小尾巴做出一副要和人干架的样子,长得小只,气势倒凶,每踩一步都恨不得把地板踩裂:“我要看看是哪只狐狸精敢来勾引你。”

  “哦不是,我是想帮你把把关,你那么傻,万一被坏女人骗了怎么办?”

  宁琢琅:“谢,谢谢你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