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被迫营业后爆火 第3章 第3章

小说:咸鱼被迫营业后爆火 作者:酒火樱桃 更新时间:2022-05-14 19:23:2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相亲对象南娇生的人如其名,娇艳动人,个性落落大方。

  和宁琢琅相处起来既不拘束也没有过分热情,但是这落到在不远处观察的沈隆安小朋友眼里就是另一种味道了。

  化那么浓的妆一点都不好看,衣领拉那么低真是不矜持,老是对太傅抛媚眼真可恶,还有桌子下那条白花花的腿,放不下就拿外面来啊,跑去太傅那边抢位置做什么……

  沈隆安恼火,一块蛋糕被他用叉子叉得不成形状,嘟着小嘴巴委屈巴巴,两条小短腿一晃一晃乱蹬。

  这样下去不行,他的傻太傅就要被狐狸精勾走了!

  “爸爸。”脆生生的童音打断了他们愉快的谈话。

  趁两人诧异之余,沈隆安蹬掉鞋子,跳到了宁琢琅的膝盖上,指着对面,天真无邪地仰头问宁琢琅:“这个阿姨是谁啊?”

  又翻了个身,抱紧宁琢琅的脖子,在他耳边小声说:“那边有个坏人一直跟着我,帮帮我。”

  其实宁琢琅早就注意到了,从他们进来到现在,这孩子身边就跟着人。

  宁琢琅反手把他揉进了怀里,释放柔和的善意,试图用这种方式来安抚他。

  计谋得逞,在宁琢琅看不到的角度,沈隆安挑衅似的看向南娇,可下一秒又成了懵懂无知的孩子。

  南娇:“……”

  “爸爸,阿姨的香水味好难闻哦,不适合她。”

  宁琢琅无奈:“要叫姐姐,你还知道怎么用香水呢?”

  “那是,我家以前那可是皇……”沈隆安及时刹车:“是给皇帝供香料茶叶的商人,产业流传到现在。”

  “哦?还有茶叶呢。”宁琢琅嗜茶如命,一提到这个他就来了兴趣,和沈隆安絮絮叨叨聊起天来,几乎忘了还有个电灯泡在对面。

  期间南娇在桌底下的腿又不安分,沈隆安找到时机猛踩一脚,疼的她面部扭曲却又不能叫出声来。

  叫你勾引我家的人,知道厉害了吧,哼。

  南娇好不容易才缓过来劲来,恨不得把这孩子扔去喂蝎子,但面上不显:“小宁,这孩子是……”

  沈隆安抢答:“我是我爹地和爸爸的小宝贝,爸爸你说是不是。”

  看着小朋友泪盈盈的眼眶,宁琢琅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南娇拔高音量:“爸爸和爹地?”

  沈隆安:“嗯嗯!”

  宁琢琅扶额:“嗯……吧。”

  来之前他们可没说过宁琢琅是个gay啊!难怪宁琢琅对自己一直都是礼貌生疏的态度。

  南娇有点凌乱,随手就接过沈隆安递过来的饮料。

  下肚之后察觉不对劲,这不是被自己下了料的那杯吗!

  再看沈隆安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南娇明白了,这小屁孩就是故意的!

  药效逐渐发作,无力感快速袭来,南娇匆匆告别离开。

  沈隆安得意忘形,结果正好和宁琢琅对上眼。

  这就尴尬了。

  宁琢琅只是笑笑,揉揉了他的小脑袋,沈隆安试探问道:“你不生气吗?”

  “不生气,你算是帮了我个忙,这人给我的感觉有点奇怪。”

  沈隆安附和:“就是就是,花那么浓的妆生怕别人认出她来一样。”

  宁琢琅看着南娇消失的方向,总感觉自己忽略了什么:“有些地方,她太了解我了。”

  反正是人自己先跑的,回去继母她们也找不到理由刁难。

  可就在宁琢琅去趟洗手间的功夫,沈隆安不见了。

  桌上放着几张钞票和一张感谢纸条,宁琢琅不放心去调监控,看到沈隆安是自己跟人走的这才安心回家。

  刚进家门就感觉到氛围不对,何瑶坐在沙发上抹眼泪,好像受了什么委屈。

  宁博冷着脸把他叫进书房,二话不说开骂:“你那个私生子是怎么回事?!还有男朋友又是怎么回事?!”

  “你知不知道,人家打电话过来说了多少难听的话,人南娇是家里的独女,哪里受过这种委屈!你简直不可救药!我怎么会生出你这么个逆子?!……”

  等宁博骂的差不多了,宁琢琅冷漠地看着他,开口说道:“那孩子有七八岁的样子,而我今年才二十有一,父亲你说我几岁生的他?”

  “这……”

  被何瑶梨花带雨的哭诉搞迷糊了,加上他目前需要南家的助力,宁博一时气昏头,倒也没问过这个问题。

  “至于男朋友?”宁琢琅锐利的目光扫过宁博,像是在自嘲:“那个傻子愿意淌进我们家这趟浑水里?”

  宁博哑口无言。

  这家是真的呆不下去了,他只是想好好活到老,麻烦事却一件接一件找上门。

  宁琢琅下定决心:“我想搬出去住。”

  “不行。”宁博果断拒绝:“明天起你就去公司上班。”

  他得到消息,老爷子过不了多久就要从国外回来了,要是看到他们父子离心,估计一分遗产都不会留给自己。

  宁琢琅知道大伯和继母都在公司,那就是个豺狼窝,真要是过去了不得和他们斗个天昏地暗,你死我活。

  可那不就又回到上辈子的经历了……

  他说不动宁博,但是有人可以。

  果不其然,何瑶一直都在门外守着,由于书房隔音效果太好了,听不清里面的动静。

  宁琢琅一出来她就迎了上来,关切地打量着他:“小琅啊,你爸没对你动手吧,都怪我,不该和他说这事的,本来丢我的人就好了。”

  宁琢琅轻推开她的手,眉宇间有淡淡的哀伤道:“父亲骂了我一通。”

  何瑶心底得意:“阿姨去帮你解释。”

  “说我废物。”

  “你还小,慢慢来。”

  “还说我不可救药。”

  “瞎说,我们小琅明明很优秀。”

  “然后让我去公司当副总。”

  “啊?!!”

  目的达到,宁琢琅安心回房间睡觉,相信他这个继母不会让他失望的。

  一夜过后,他果真不用去豺狼窝了,但是得去个鸡窝。

  那是何瑶表哥的娱乐公司,也是宁家旗下,前几年势头不错,这几年混的越来越差,几乎快到了破产边缘。

  不过有宁家花钱养着,又不用和人勾心斗角,不失为一个养老好地方。

  当天趁家里没人,宁琢琅收拾好东西偷偷离开,走前把母亲的遗照全收进了自己房间盖好白布。

  照片上的女子明媚温婉,像春水一捧暖进人心底,可惜了,死后丈夫连她的照片都不愿意摆在家里。

  ……

  另一边被皇叔的侍卫强行带走,沈隆安小朋友很不爽,他一不爽就喜欢和人切磋。

  可是就凭现在他那小胳膊小短腿,人家两根手指就能把他拎起来,而他只能徒劳地朝空气中比划着四肢。

  “放我走!我要去找太傅!你们这群坏人!放开我!”

  “你们敢对朕不敬,朕要罚你们都替朕去吃青椒!”

  宋慕掏掏耳朵,这已经是他用废的不知道多少副耳塞了,小孩子的大嗓门简直就是生化武器。

  “小陛下,大秦已经亡了,您清醒点啊。”

  “嗯?!”沈隆安恶狠狠看过来,宋慕怕他再闹会扰民,只得给他拨通了沈期的电话。

  沈隆安一落地就哽咽起来:“喂,皇叔,我……”

  还不等他把话说完,那边就传来了沈期的咆哮:“沈隆安,你皮又痒了是不是?!不去上学到处乱跑什么!你已经换个多少家学校了?这已经是老师第多少次打电话给我了?经常被请去喝茶难道是什么很光荣的事吗?!”

  沈隆安撇撇嘴:“我又没要你去。”

  “除了我这个冤种,还有谁愿意去替你挨骂。”

  “等太傅回来了让他去,他就不会像你这么凶我。”

  “哦,那你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吗?”

  沈隆安激动地从地上跳起:“我知道!我知道!我见到他了!”

  电话那头沈期沉默了一会:“让我猜猜,是在商场的咖啡厅?”

  “诶,你怎么知道?”

  “呵呵。”沈期冷笑:“去年,你在商场里找了个喜欢喝茶的老大爷回来,说他是宁琢琅,我居然还信了,甚至都做好了心理准备,结果人家真的只是个路人大爷!”

  沈隆安心虚:“谁叫他和太傅一样喜欢喝茶,连对茶理的理解都那么像。”

  “还有上个月,你找了个女扮男装的跆拳道教练回来,结果人家还以为这是什么新型人口贩卖手段,我活了这么久,第一次被9人打了还要给别人赔偿!”

  沈隆安:“……只是,只是意外,她长得还是挺像太傅的。”

  沈期毫不留情地嘲讽:“他脸盲,难道你也脸盲?”

  沈隆安:“这次是真的,我没有认错!我百分百确定他就是太傅,皇叔你听我说啊……”

  “我信你……才怪!”

  电话被挂断,听筒里只有重复的机械嘟嘟声。

  沈隆安的脾气也上来了,什么人嘛,自己好心帮他找对象,他还挂自己电话!

  “混蛋皇叔!活该你孤寡一辈子!以后你就是跪下来求我我也不带你去找太傅!哼!”

  月挂林梢,夜猫尖锐的叫声划破夜的寂静,南娇趁着月色出门溜进了一条小巷子里,敲响了一户不起眼人家的铁门。

  进了屋,里面有道黑影早就等候多时:“你没把宁琢琅拿下?”

  南娇当即跪下谢罪:“本来是可以拿下的,但是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个熊孩子搅了局。”

  “就是他。”

  南娇拿出偷拍的照片,黑影一看:“沈隆安?他也过来?”

  南娇:“宣帝?”

  那黑影大手一挥,示意她先起身:“无妨,宁琢琅要是那么容易就能被拿下我反而没什么兴趣了。”

  “而且既然沈隆安在,说不定沈期也在,那可就有意思了。”

  南娇想起他们三个上辈子纠葛,不由得对自家王上心生担忧。

  不过耶齐桑对自己有迷之自信,一想到未来的可以再度和宁琢琅对上手,不禁仰头大笑:“哈哈哈哈——”

  笑声之狂妄,猫听了都跑路。

  然后整条巷子响起此起彼伏的骂声:“他喵喵的!是谁大半夜不睡觉在这里哭丧!我喵你个喵喵喵!”

  众怒不可犯,耶齐桑立马乖乖闭上嘴,努力挽尊:“咳咳,看到了没,我们是良民,不能扰民,多学着点。”

  南娇:“额……嗯。”你高兴就好,高兴就好。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