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被迫营业后爆火 第5章 第5章

小说:咸鱼被迫营业后爆火 作者:酒火樱桃 更新时间:2022-05-14 19:23:20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一件一件说,说清楚了。”

  宁琢琅审问起人来气势和平时截然不同,何青不情不愿把当时发生的事描述一遍。

  “是王鸣那白眼狼把老子叫过去的,听他说他被新东家骗了,后悔了想回来,请老子去他家吃顿饭赔罪。”

  宁琢琅:“那你打他做什么?”

  一提到这茬,何青像是只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从椅子上窜起,随即骂骂咧咧:“去他妈的袭击,明明就是他打算敲老子的脑袋,我只是自卫打回去而已!怎么就被那孙子说成是故意袭击了!”

  宁琢琅手指轻扣桌面几下,示意他先坐下:“你要是在警察局也是这态度,只会让人家更不相信你说的话。”

  何青暴脾气一上来就压不下去,猛踢了一脚桌子,桌子与地面摩擦出刺耳的刺啦声,随后摔门而去。

  会议室安静杨余看着何青离开的背影忧心忡忡:“宁总觉得他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宁琢琅:“真假要让警察去调查,我们眼下要想办法解决这件事情带来的影响。”

  要是他一来公司就倒闭了,继母指不定怎么在他父亲面前添油加醋,他实在不想再和她们玩那些无聊的把戏。

  “杨姐,你听听这段录音可以用吗?”

  宁琢琅放出那天王鸣对公司狮子大开口时候的录音,习惯性留了个心眼,没想到居然还真的用上了。

  杨余一听立刻两眼放光:“可以可以,可是何青打人是事实,仅凭这段录音降低的影响有限。”

  宁琢琅:“我知道,先用着吧,剩下的只能到时候随机应变了。”

  杨余速度很快,专门挑在王鸣开直播卖惨的时候放出来。

  顿时直播间里炸开了锅,王鸣脸色惨白难看。

  “录音里你对经纪人狮子大开口是真的假的?”

  “公司病危你趁火打劫不好吧?”

  “你不是说公司亏待你吗?这又是怎么回事?”

  “我有预感,这可能是个连环瓜。”

  …………

  面对越来越多网友们的诘问,他只能选择中断直播。

  宁琢琅再让杨余发布小作文,把这些年公司怎么收留流浪打拼的他,以及投在他身上的资源一一列举出来。

  大众的三观再次被刷新,居然会有这种白眼狼!

  真是活久见!

  虽然掰回了一城,但是网上关于星晟黑心公司滚出宇宙的话题热度并没有减多少。

  但很快,还不等宁琢琅他们想好下一步的对策,王鸣又来直播。

  一开始他就道歉,说公司对自己有多么多么好,但是后来公司落败,他用了多少努力都没能挽救公司,还受尽了白眼和嘲讽,他实在撑不下去了,故意说那些话也只是为了让同事不为他的离开而伤心。

  末了,还不忘抹一把眼泪,哽咽道:“与其让他们为我伤心,我更愿意让他们恨我。”

  一通操作下来,原本骂他的网友有不少开始对他表示理解,有人说他“情有可原”,有人说他“忘恩负义”。

  各方争执声不休,王鸣成功把这谭水搅浑。

  连着几天,不大的会议室里乌云密布,两个人皱着眉头,还有一个人对着电脑不间歇输出国粹。

  这件事反转来的太快,王鸣背后怕是有高人指点。

  敌在暗我在明,宁琢又琅刚来这边没多久,很多业务都不熟悉,绞尽脑汁也没想出什么好策略。

  兜兜转转居然又回到了上辈子为了提出一个治水良方彻夜宿在藏书阁时候的感觉。

  那个时候沈期听到消息也跑了过来,说是不能把功劳都让他宁琢琅一个人占了,要和他比比谁能先想到良策。

  可是,一开始把这个烫手山芋丢给他的不就是沈期自己吗?

  百姓要紧,宁琢琅懒得和他较劲,装作没看到他。

  可沈期不消停,硬是拉着他出去看风景,到点了必定使尽手段逼他吃饭睡觉。

  最后水患解决,他却折腾病了。

  只记得他在大殿上晕了过去,离他最近的沈期抱起了他,还不断唤他的字。

  然后,然后……

  记忆太模糊了,宁琢琅怎么也记不起来。

  “宁总!快来看!”杨余的惊呼声把宁琢琅拉回现实,她指着屏幕前正在进行的直播,手指都在颤抖不停。

  宁琢琅心下一沉,以为是王鸣又整出了什么幺蛾子,过去一看,却不是他。

  是他的助理。

  助理看上去有点紧张,把手放在桌下,时不时舔嘴唇,目光总朝摄像机后望。

  直播间被各路吃瓜网友挤爆,对于刚刚这位助理的爆料非常有兴趣。

  “王鸣是故意打伤自己栽赃给老东家的吗?”

  “你说王鸣遇袭这件事都是他自导自演是真的吗?”

  “所以公司到底有没有亏待他啊?我都迷糊了现在?”

  “他这么做是图啥?图头上长个包?”

  ……

  这次的问题来的比上次王鸣直播的时候还猛烈,这助理却没有慌到跑路,而是强装镇定,一条条回答网友的问题。

  “咳咳,就,就是我,我刚才的说的那样,这整件事都是鸣哥想出来,星晟真的是无辜的!”

  “大家也知道,星晟这几年发展很不好,但是公司真的没有亏待过我们,今年我们何总还把所有资源都压在了鸣哥身上,希望他能争气救公司一把,鸣哥确实火了,心也野了。”

  诶?不是说何青是个甩手掌柜吗?怎么听助理这么说还是个负责又关心员工的好领导?

  宁琢琅朝何青看去,却见他一改平时的不着调样,没有让情绪支配自己,只是静静看着屏幕出神。

  助理接着揭开真相:“鸣哥和另一家有名的经纪公司勾搭上了,可是又舍不得在星晟众星捧月的日子,就想着借机再敲星晟一笔,结果敲狠了公司直接把他解约了,鸣哥心有不满,就故意抹黑老东家。”

  “到了新公司后,鸣哥发现公司并不重视他,原本说好给他的角色也被别人说要就要走了,他只能去当别人的陪衬,鸣哥这时又想起星晟的好了,可是星晟早就不肯要他了。”

  “鸣哥很气愤,就和现在的经纪人商量,故意把何总请过来后激怒他攻击自己,既可以借机卖一波惨,还可以拉星晟下水,敲一大笔好处。”

  一石激起千层浪,网上的讨论愈加火热,王鸣现在的那位金牌经纪人,从前也在星晟工作,只不过后来突然跳槽,就是那时候开始星晟一落千丈。

  大家是万万没想到,吃个瓜居然还能吃出来这么一段成年往事。

  但口说无凭,不少人对此还持怀疑态度。

  助理继续说道:“打人用的那块砖头是我买的假砖头,鸣哥心疼自己的脑袋,不敢用真砖头敲,□□还在我这里,不信你们看。”

  这下子人证物证都有了,舆论全朝一边倒,纷纷开始指责王鸣是白眼狼无情无义,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网友们激动的情绪。

  会议室里的愁云烟消云散,虽说不知道助理为什么会出头揭露真相,但结果是好的,公司终于不用站在风口浪尖上了。

  宁琢琅松口气,关掉电脑前不经意一瞥,似乎看到助理身后的毛镜子里倒影出一大一小两个人影。

  不待他细看,直播便被掐断。

  同时门外突然响起猛烈的敲门声,与其说是敲,更像是有人在用力踢门泄愤。

  小门板经不起折腾,没几下就被踢开。

  门外是头顶火冒三丈的王鸣:“你们把我助理带哪里去了?!在背后阴人你们可真是够卑鄙的!”

  “到底谁卑鄙你心里没点数吗?!”杨余怒斥道。

  她的话音未落,一道身影飞快跨过桌椅,拳头带起空气共鸣飞速朝王鸣脸上猛砸过去。

  “啊!——”

  艺人宝贝的就是他们那张脸,王鸣顿时疼的直叫唤,紧忙捂住自己的脸。

  何青不会给他这个机会,揪着领子把他拎起悬空。

  拳头还没有落下却被宁琢琅喝住:“等等!”

  “做什么?”何青不悦,拳头却没有放下。

  宁琢琅叹口气,这一世的手下人怎么都这么莽呢?

  “你心急什么?打人不是这么打的,好歹等我去关个监控,为了这种白眼狼进局子不值得啊。”

  听到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宁琢琅用一种认真正经的语气说着如何毁尸灭迹的话,而且看上去对这个业务很熟练,众人有一瞬间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

  然而接下来,宁琢琅用行动向他们证明他们没听错。

  何青的拳头刚要苏醒,又被宁琢琅叫住。

  “又怎么了?”

  宁琢琅纠正他的动作:“你打的这个地方不对,不够专业,来,我教你,再往下移七寸,用七成力,这样既可以疼得他哇哇叫,也不会留下痕迹,就算去医院也检查不出来,我试过的,非常有用。”

  大家看他的眼神变得异样起来,这是一个养尊处优的公子哥该知道事情吗?你这么熟练真的好吗?

  宁琢琅原本是不知道怎么打人的,他是个好孩子。

  他会这个还要多亏了沈期。

  上辈子的时候,西夷王子耶齐桑来秦国朝拜,此人是个好色之徒,见到宁琢琅的第一眼就起了歹心,多次撩拨不动,就偷偷潜入他的浴房偷香。

  水雾渺渺间,他确实见到了他想见的美人出浴。

  只是这位美人不是宁琢琅,而是死皮赖脸非要睡在他家的沈期。

  那一夜,耶齐桑的惨叫声响彻了整条街道,连平时喜欢夜里狂吠的野狗都为之噤声。

  可后来,痛打了西夷贵宾的沈期被不少大臣弹劾却能够全身而退,还得了宣帝的奖赏。

  原因便是他打的高明,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御医验不出伤来,耶齐桑又理亏在先,只能咽下这口气。

  那是第一次,他看沈期那副不可一世的样子顺眼。

  在宁琢琅回忆的同时,离公司不远处,沈期突然打了个喷嚏:“哈切!”

  沈期揉揉鼻子:是谁这么想他?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