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被迫营业后爆火 第6章 第6章

小说:咸鱼被迫营业后爆火 作者:酒火樱桃 更新时间:2022-05-14 19:23:2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在宁琢琅的细致指导与何青绝对的武力压制下,王鸣深刻体会到了做人的痛苦。

  何青把心里的气泄得差不多了,虚掩的门被缓缓推开。

  “请问有人在吗?”

  轻轻的,听起来是个年轻娇软的女孩声音,何青在女孩面前有两副面孔,立马收了浑身的暴戾,整理好衣服,把扣子一颗颗扣上,大掌把凌乱的头发压到脑后。

  在杨余鄙视的目光下,他用一种听了就让人起鸡皮疙瘩的磁性嗓门说道:“请进,可爱的女士。”

  来的人果然没让他失望,不仅是个漂亮得像瓷娃娃的妹子,还是当红小花白蝴蝶。

  王鸣被打到怀疑人生,疼到在地上像条蚯蚓一样扭动。

  看到白蝴蝶像是见到了救星,他现在就在白蝴蝶的经纪公司,还和他是同一个经纪人。

  他哀求道:“白妹妹,救救我。”

  白蝴蝶像是没看到地上躺着个人似的,直接从他的手掌上踩过去:“别乱认亲戚,你连得罪了什么人都不知道,难怪沦为公司弃子。”

  她连个眼神都懒得给他,径直略过其他人走到宁琢琅面前。

  宁琢琅努力忽略耳边的惨叫声,礼貌请她坐下说话:“请问白女士来这里是有什么事吗?”

  他做好了白蝴蝶代表他们家经纪人来兴师问罪的准备,但是白蝴蝶接下来说出的话让他愣住。

  不仅是他,其他人也愣住了,连地上的王鸣都惊到忘记了哀嚎打滚。

  “我是来签约你们公司的。”

  “哈?!”

  宁琢琅提醒道:“白小姐,我们公司的情况你可能还不清楚,先让我和你介绍一下吧。”

  白蝴蝶摇摇手指:“no,我对你们公司的情况很了解,行业吊车尾,资源辣鸡,人脉辣鸡,即将破产,就连会议室门都是劣质品,可见你们公司有多废物了。”

  “……”宁琢琅:“那白小姐还愿意来?”

  白蝴蝶嫣然一笑,眼尾轻扬,纤纤玉手覆上宁琢琅的手,轻轻摩挲几下,吓得宁琢琅立马把手抽回。

  她的嗓音甜到发腻:“我当然不是冲着这家公司来的,我是冲着里面的人来的。”

  宁琢琅被她的动作语调勾起了前世某些极为羞耻的经历,不动声色拉开了和白蝴蝶的距离。

  可现代的女孩子不同于古代那么矜持含蓄,宁琢琅退一步,白蝴蝶就进一步,两个人就这么围着会议桌转圈圈。

  莫名有点滑稽好笑。

  宁琢琅躲不起还逃不起吗,公司危机已经化解,剩下的事情也用不着他,他赶紧找了个理由跑路,并且警告杨余他们绝对不可以签约白蝴蝶。

  这哪里是蝴蝶,分明就是麻烦!

  可惜他还是低估了白蝴蝶的本事。

  第二天他再来公司,这里已经换天了。

  白蝴蝶已经和公司上上下下打成了一片,那些小艺人把她当成偶像女神,跟在后面当小尾巴。

  不修边幅的何青第一次把自己打扮的光鲜亮丽来上班,浓郁的香水味隔着门板都闻得到,一脸芳心荡漾。

  杨余看白蝴蝶的眼神充满了母亲的慈爱,恨不得把她抱到案桌上供着。

  宁琢琅:“……王鸣都走了,你怎么还没走?”

  白蝴蝶抱起他的手臂,撒娇似的嘟起嘴:“我为什么要走呀?我都已经是你的人了,你怎么还能翻脸不认人?”

  “咳咳,白小姐,请不要说这种会让人误会的话。”宁琢琅想把她推开,可是她抱的紧,怎么都甩不开。

  来自四面八方嫉妒的目光盯着他的手臂,像是要把它活活烧出一个洞来。

  宁琢琅压力山大:“杨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杨余:“对不起宁总,不是我们不听您的指挥,而是蝴蝶给的实在太多了。”

  “给什么?”艺人给公司倒贴钱但是第一次听说。

  杨余:“蝴蝶自带流量,把自己在圈里的资源都带过来了,也愿意带着新人一起上通告,而且给公司投资了一大笔钱,后面还可以用她的人脉给公司拉来资金,我们实在没有拒绝的理由啊。”

  白蝴蝶朝宁琢琅俏皮地眨眨眼,一种“快来夸我做的好”的样子。

  做的是不错,但是宁琢琅不傻,他们无亲无故,白蝴蝶宁愿倒贴也要来他们这家即将倒闭的公司实在是反常。

  宁琢琅偷偷观察了她好几天,发现她除了喜欢打电话外并没有什么异常。

  转念一想是自己瞎操心了,反正公司败了也是他渣爹的损失,他替他们担心什么?

  要好好享受来之不易的养老生活,能躺就躺着,解放双手从他做起,不要又犯了上辈子的老毛病。

  在家待久了,家里的茶叶快喝完了,宁琢琅转到茶叶铺子买了几饼自己最爱喝的种类。

  付账时却被卡住了,刷了好几次都显示余额不足。

  好在老板和他认识,平时闲暇时一起品下下棋品茶谈论下茶道关系还不错,可以让他先欠着。

  带着疑惑来到银行一查,却被告知他所有的卡都被冻结了。

  打电话回去也没人接,不用猜也知道,是他父亲把他的卡都给冻结了,这背后可能还少不了继母的撺掇。

  又试着问公司什么时候发工资,得到了下下下个月一定的答复。

  挂断电话,宁琢琅提着沉甸甸的纸袋,站在川流不息的马路旁犯了难。

  要他去和父亲示软,然后回家继续和继母勾心斗角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没可能。

  可是借钱的话他也没有熟悉的对象可以借啊。

  手里的钱顶多再撑半个月,这未来几个月的生活要怎么过?

  以前拿着官粮和数不尽的赏赐,不知道钱的宝贵,价值连城的玉瓶说摔就摔。

  现在想起,就是造孽呀!真想剁了自己当初那双败家手。

  他目前唯一能拿的出手的就是住的那套房子了,经过一番心理斗争,只好又打电话给杨余请她帮忙,他想把其中的一间房间租出去。

  问及原因就随便扯了个谎糊弄过去。

  为了节约费用,宁琢琅买了几个包子坐在公园长椅上慢慢啃,算是对付了这顿。

  可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只野猫,偷了他的包子就跑,一溜烟消失在了茂密的灌木丛里。

  人一倒霉起来真是没完没了,这下子让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更加雪上加霜了。

  宁琢琅低下头叹气,一张博物馆临时招聘启事映入眼帘。

  工作简单就是为参观者讲解文物,但是要求有一定的文学素养,工资小时制,还是日结。

  这不巧了吗这不是。

  上辈子他能给皇帝当老师,文学素质自然不容置疑。

  而且样貌亲切,谈吐得体,举手投足间有股从容不迫的气度,让面试官对他的表现很满意,留他在博物馆试用一段时间看看,期间按正式员工发放工资。

  出博物馆的途中,宁琢琅路过一个展厅,看到里面的东西心被猛地揪了一下,愉快的心情被不可名状的伤感所取代。

  这个展厅里摆放的都是秦宣帝和安南王墓穴的陪葬品,他们俩一个是他徒弟,一个是他一生的仇敌。

  他们生前是叔侄,死后也被葬在相距不远的陵墓内。

  在沈期贴身陪葬品里面,宁琢琅看到自己给小皇帝烧的那个小陶人。

  虽然漆料早就掉光,但是由于出现在史书上权极一时的安南王墓里,且造型太过怪异,又没有记载,出土的时候甚至有人猜测这是外星文明留下的。

  但其实,这真的只是宁琢琅手艺不佳,加上沈期一直在旁边捣乱,才做了这么个四不像的东西出来给小皇帝当生辰礼物。

  没想到那孩子留存了那么久,又不知怎么回事被带进了沈期的墓里,逃过岁月的磨杀保存到现在。

  宁琢琅觉得眼眶湿润,眼睛的酸涩感愈发强烈。

  不想在公共场合失态,宁琢琅快速离开展厅逃回了家。

  刚调整好情绪,一个陌生电话突然打过来,宁琢琅犹豫后还是接通。

  “喂?”

  电话那头回应他的是漫长的沉默,但可以清晰听到对面略显不稳的呼吸声。

  他耐着性子又唤了几次,还是无人回应,估计是谁家的熊孩子在恶作剧。

  正打算挂断电话,对面突然出声,简短扼要一句话:“租房的,明天上午来。”

  很多事情宁琢琅都还没来得及问出口,而且连房子的情况也不问一下,这也太草率了点吧。

  真是个怪人。

  宁琢琅后来还是向杨余问清了情况,原来是白蝴蝶看到了他要出租房子的信息,巧的是她一个亲戚也在找房子,价格又便宜,就推荐过去了。

  白蝴蝶做保,人品绝对没问题,为生活所迫,有人愿意来租房他没有拒绝的理由。

  在大周末难得早起了一回把家里家外收拾干净,这是间三室两厅的房子,主卧有独立的卫生间,他平时也喜欢窝在房间里,生活很规律,早睡晚起,不怕会打扰到对方。

  第二天很快到来,宁琢琅刚起床没多久就听到一阵门铃声。

  来的比想象中还要快。

  “吱呀——”一声门开了,可房间外却空荡荡的。

  咦?人呢?

  感觉有人在扯自己的裤脚,低头看去,沈隆安穿着一身小学生校服,背着熊猫书包,带着熊猫同款墨镜,摆出小大人的样子往上撩了撩头发,“嘿,帅哥,你还记得我吗?”

  宁琢琅噗呲笑出声:“怎么会是你?要来租房的是你?”

  沈隆安不忘换个自觉很酷的姿势扶着门框,可一开口声音稚气未脱:“是不是很惊喜?”

  “嗯,惊喜。”宁琢琅揉了揉他蓬松的头发,还有点自然卷。

  旋即又想起电话里的声音是个成熟的男声,问道:“你爸爸呢?”

  “在这里呢。”沈隆安一把将躲在墙后的沈期拽出来推到宁琢琅面前。

  他的面庞和服饰都打理的很精致,穿着得体的西装,身上还有淡淡的沐浴露香味,是从一大早就开始起床准备了。

  和宁琢琅四目对视间,氛围有些微妙奇怪。

  沈期想:他应该是不认得自己了,可是他为什么要一直盯着我的脸看?

  难道他还记得?又或者这张精心打扮的脸惊艳到了他?

  宁琢琅侧身让出位置:“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先进来看看房间吧。”

  参观房间的途中,沈期眼睛放在房间布置上,余光却一直跟着宁琢琅。

  他怎么还在看我的脸了?有这么好看吗?

  又看了又看了!

  咳咳,让人怪不好意思的。

  所谓的参观不过是走个样子,沈期连和租合同上面的要求都只是粗略扫了一眼就飞快签下了自己的大名,沈奇。

  宁琢琅觉得字迹有点眼熟,却又没时间细想,因为旁边一大一小全都紧紧盯着自己的签字的手。

  他这是到底是在签合同还是签卖身契?

  “那个……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和你说。”宁琢琅有点纠结地开口。

  沈期表面不动声色,像面对一个陌生人一样疏离客气,心底其实隐隐有些期待。

  “怎么了?说吧。”

  这是终于要夸他帅了吗!

  宁琢琅指了指他的脸颊:“你这里沾到墙灰了。”

  “……”沈期感觉有个气球在他的面前无限膨胀,然后“砰”的一声炸了,无数碎片飘落挂在他头上,他头顶五颜六色。

  “不好意思,我失陪一下。”撂下这句话,沈期以最快的速度走进了卫生间。

  沈隆安幸灾乐祸地看着他出糗,这场面可不常见,收拾皇叔果然还得看太傅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