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被迫营业后爆火 第8章 第8章

小说:咸鱼被迫营业后爆火 作者:酒火樱桃 更新时间:2022-05-14 19:23:2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沈期一回来就看到沈隆安小朋友搬个小板凳坐在门口,用一种幽怨的眼神盯着他。

  好像是在说,我生气了,你要完了。

  沈期放好鞋子环顾四周,没有见到期待中的那个人:“宁琢琅呢?”

  沈隆安幽幽道:“查变态去了。”

  “变态!”

  沈期急了,把刚放好的鞋子又拿了出来,穿了几下都没穿进去。

  “什么变态?!你怎么能让他一个人去查,遇到危险怎么办?!”

  沈隆安赌气般别过头:“我又打不过变态,那个变态不仅自恋还馋太傅,整夜不睡觉盯着人家看。”

  这么一听,简直就是变态中的变态!

  生怕宁琢琅遇到危险,沈期扭头就要往外走。

  但余光瞥到沈隆安一点都不焦急,反而还看得津津有味,顿时明白了什么。

  “你小子是不是在故意耍我呢?!宁琢琅怎么可能蠢到明知危险还孤身前往?”

  沈隆安毫不掩饰对他鄙视:“亏你还说了解他,居然现在才反应过来。”

  沈期:“我怎么就不了解他了?!”

  沈隆安:“你见过有谁追人是送茶叶的?投其所好也不是这么个投法啊!”

  “他不喜欢?”沈期不解,陷入沉思:“嘶,他难道换口味了?”

  只要抓到窍门,上辈子的宁琢琅不是挺好哄的吗?

  看着自家皇叔纯纯一个无辜傻样,一种窒息感包裹住沈隆安。

  难怪明明那么多能直球上垒的机会,偏偏被他玩成了惊险过山车。

  这脑子他就没开过窍啊!

  幸好,他早有准备。

  沈隆安跑回房间,拖着小拖鞋啪蹬啪蹬地又跑回来,把他精心准备的大礼递给沈期。

  “拿去不谢。”

  花里胡哨的封面上印着醒目的几个大字《霸总追妻火葬场指南》。

  粗略翻了几页,看的沈期眉角直抽。

  奇奇怪怪的知识又增加了。

  再一看作者,沈隆安……

  沈期一言难尽地看向他,沈隆安却自我感觉良好,骄傲地挺起小胸脯:“我可是拥有后宫佳丽三千的人,经验比你丰富多了,听我的准没错。”

  沈期还想说些什么,这时大门钥匙孔突然传来转动的声音。

  沈期慌慌张张把书把往衣服里塞,刚塞好就和推门而入的宁琢琅对上。

  他下意识挠了挠鼻尖,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做贼心虚的感觉。

  沈期:“你去哪里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宁琢琅心思都在寻找送货人身上,对他俩的异常并未太在意:“遇到点麻烦去处理了一下。”

  “哦,需要我帮忙吗?”

  “谢谢不用了,你带着孩子生活也不容易。”

  随后两个人之间的氛围陷入一种尴尬的安静,一个心不在焉,一个像只二哈一样只知道在身边寸步不离地跟着,但就是不说话。

  看得沈隆安抓心挠肝,恨不得代替沈期冲上去把人拿下。

  这时宁琢琅的手机响了,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只见宁琢琅脸色一变。

  凭借对彼此的了解,沈期有不好的预感:“发什么了?”

  “仓库,着火了。”

  等宁琢琅赶到地方时,熊熊烈火烧的窜天高,火蛇腾浪而上。

  好在仓库位置偏僻,周围不远处有条河,不至于造成人员伤亡或者森林火灾。

  火势这么大,救火的管理人员却珊珊来迟,也没有及时报警,问他们原因也是支支吾吾的。

  “哟,这是怎么了?”

  不远处走过来一个人,正是宁通。

  “弟弟,你这也太不小心了,怎么就失火了,看样子里面的东西是都保不住了,啧啧,这损失的可不是一星半点啊,叔叔知道了那是要发大火的。”

  话听着是在为他担心,脸上却是挂着笑的。

  “不过你别担心,你要是求求哥,哥肯定会帮你的,毕竟是一家人嘛。”

  大晚上的,他会被宁远派过来清点货物,因为他们已经和沈氏那边已经沟通好了。

  沈总很高兴,对方为了感谢他们,甚至同意了与他们合作最新的那个项目。

  在路上的时候就得到了宁琢琅那间仓库失火的消息,当即命令他们不许动,让火烧大点再去灭火。

  从小两个人就被长辈攀比着长大,宁通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能打压宁琢琅的机会。

  他带过来的手下知道他的意思,灭起火来慢吞吞,还有意无意挡着其他人的动作。

  默默地等着宁通阴阳怪气的发言结束,宁琢琅望着尚猛烈的火焰叹口气:“我要是你,早就冲过去和他们一起灭火了,不会在这里说风凉话。”

  沈通:“什么意思?”

  “因为着火的是你家那间仓库啊。”

  “哈?!”

  宁琢琅又指了指不远处没有受到波及的另一间:“这间才是我的,因为着火的那间东西放不下,我就换了间。”

  宁通顿时觉得五雷轰顶,凉意从脚底冲上脑门。

  “你为什么不早说!”

  宁琢琅摊手:“因为你没问,因为我不想多管闲事。”

  “你!——”宁通气的发抖,但眼下灭火要紧,冲着手下人大吼:“你们在墨迹什么?!动作快点!快去报警!……”

  其他人闻风而至,宁博出差去了,来的是继母和大伯。

  何瑶挤出几滴眼泪想上去安慰,但看到灰头土脸的宁通和疏离干净的宁琢琅,倒分不清谁才是更惨的那个。

  大火很快被扑灭,废墟上冒着热腾腾的黑烟,何瑶叹道:“小琅别担心,阿姨一定帮你把放火的人找到。”

  宁琢琅:“我貌似还没有说过这是人为纵火还是意外失火吧?”

  “没,没有说过吗?”

  宁琢琅轻笑:“失火是表哥的仓库,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什么?!!”何瑶和宁远异口同地惊呼。

  两人对视一眼,隐隐猜到对方做了什么好事。

  何瑶心虚之余还有些庆幸,还好事先把监控关了,又是派何青去做的,查不到她。

  可下一秒就听宁琢琅指着那间没着火的仓库上方:“诶?那是监控吗?”

  大家随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确实是个监控,还正对着失火点,看样子有些年头了,因为藏在屋檐下比较隐蔽。

  宁通愤愤抹了一把脸上的黑灰,整个人像是刚从黑煤窑里逃出来似的可怜兮兮。

  “我倒要看看好好的为什么会起火,如果是人为的,我非得把那孙子打骨折不可!”

  说着就迈着大跨步往那边走去,吓得宁远和何瑶赶紧叫住了他:“站住!”

  宁通:“做什么?!这可是用我公司的钱买的货,你们不急我急!”

  何瑶用求救的眼神看了一眼宁远,几欲落泪。

  一边是亲儿子,一是小情人,宁远犹豫再三,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小通啊,你带着小琅先回去,这里的事交给爸和你婶婶来处理。”

  何瑶连忙附和:“是啊是啊,你们明天都还有工作呢,别熬到太晚伤身体,这里我们大人来处理就好了,快点回去吧。”

  宁通原本不想走,可宁远后面拿出了父亲的威严来命令他,只得不情不愿地离开。

  “小琅啊,你怎么还不走?”

  我走了方便你们动手脚是吗?

  “我怕我一走,我这间仓库也保不住了,里面都是别人的东西,要是有什么闪失就不好交代了。”

  “别人的东西?!”

  宁远:“这里面不是你买的货吗?”

  “诶?不是啊,他们和大伯你通风报信的时候没有说清楚吗?”

  “没有说过啊。”

  话一出宁远就意识到他说错话了。

  宁琢琅“哦”了一声,心道果然如此。

  之前王鸣的事结束后,不知道是谁寄了一份文件过来,里面详细诉说了,宁远是如何用钱买通王鸣,让他和经纪人一起设局诬陷星晟,给本来就还没坐稳位置的宁琢琅使绊子。

  那个时候,宁琢琅就怀疑公司里是不是有内鬼。

  看他继母和大伯这样子,恐怕不仅有内鬼,还不止一个。

  宁远心里忐忑不安,宁琢琅如今心思缜密,恐怕已经猜到是内鬼告密,接下来就要如何面对他的诘问呢?

  可宁远还没有想好理由,宁琢琅看都没看他一眼,走了。

  是的,什么都没问,走了,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宁琢琅只是为了满足好奇心而已,知道有内鬼他也不想动。

  抓内鬼什么的太辛苦了,这辈子都不可能抓。

  上辈子有段时间,无论他去哪里都能碰到沈期。

  日日在朝堂上互使唇枪舌剑也就罢了。

  去看歌姬白蝴蝶表演,他前脚刚入坐,后脚沈期就赶过来了。

  壕无人性地包下全场,只留下他和自己尬聊。

  偷偷回百里山看望老师,沈期不知道从哪里得知的消息,非要屁颠屁颠跟在后面,美其名曰,游山玩水。

  一张嘴把向来厌恶皇族的老师哄得心花怒放,借机赖在山上不走,还要和他挤一张床。

  ……

  次数多了,宁琢琅确定府里出了内鬼,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查了多少次,不仅耗心劳神,搞得大家人心惶惶,连根头发丝都没有查出来。

  所以说,他上辈子英年早逝是有原因的。

  人不一定非要赢在起跑线上,人还可以躺在起跑线上。

  虽说宁琢琅选择躺,但他还是对那个没被他揪出来的内鬼心存芥蒂。

  他到底是谁啊!

  家里,沈期房间的门紧闭,他正拿着书挑灯夜读,沈隆安在一旁不时讲解。

  突然,一大一小两个人同时打了个响亮喷嚏。

  “啊切!——”

  沈期:“是不是你小子又在背后说我坏话了!”

  沈隆安委屈巴巴:“我没有,你别冤枉小孩子!”

  那就奇怪了。

  沈期抽抽鼻子:最近怎么回事,怎么有这么多人想我?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