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被迫营业后爆火 第9章 第9章

小说:咸鱼被迫营业后爆火 作者:酒火樱桃 更新时间:2022-05-14 19:23:20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今天是一月一次的公司总结会议。

  看着日益上涨的公司收益曲线,宁琢琅叹气,杨余也跟着叹气。

  宁琢琅愁啊,他真的好馋家里那些茶,可是理智告诉他,来路不明的东西不能喝。

  杨余也愁啊,虽说公司情况在逐渐变好,但同时网络上的负面影响也在增加。

  因为以白蝴蝶这个咖位,去那家公司都是要被供起来的姑奶奶。

  可偏偏选择了这么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任谁都会觉得奇怪。

  最近网上关于白蝴蝶被渣男骗钱骗身又骗心的言论讨论得愈发热烈。

  甚至出现了宁琢琅从前脚踏n条船,时间管理超人的谣言,少数极端脑残粉还叫嚣着要把渣男卖到会所里去。

  好在任何有关宁琢琅的个人信息一出现就会被撤下,像是有人在背后操控一样。

  本来杨余还想就这事提几嘴,可看到宁琢琅愁眉不展,嘴里念念有词:“到底是谁做,到底是谁。”

  算了,不给老板添压力了,虽然他老是说要卖了公司,但其实他是个牵挂公司安危的好老板,这种事还是她去解决好了。

  就在宁琢琅一筹莫展之际,快递站那边传来好消息,有送货人的地址了。

  宁琢琅过去找人,但他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他是路痴。

  又不幸迷路了,还拐进了一个老旧的小区里。

  就在他迷茫地看向周围几乎一模一样的楼房时,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

  “东西好重啊,累死我了。”

  宁琢琅一看,是个年轻的小姑娘提着一大袋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累的都腾不出手去擦拭头上的汗珠。

  看到宁琢琅回头,女孩立刻投去希冀的眼神。

  宁琢琅过来了,女孩窃喜。

  没枉她精心打扮那么久,任何男人看到一个娇弱动人的小姑娘向自己求救都会生出恻隐之心。

  “谢谢……”

  “???”

  下一秒女孩笑容凝固,因为宁琢琅径直略过了她,去帮她身后的一位老奶奶提东西。

  “老人家慢点走,我帮你把东西提上去吧。”

  “谢谢你了小伙子。”

  “不客气。”

  就这样,宁琢琅仿佛没看到她一样,把老人家扶进了楼里。

  目的没达到,女孩哪里肯罢休,就坐在楼下等着他。

  一看到他从楼道口出来,立马起身提起东西走过去叫住他:“哥哥,你人真好,那么重的东西你一个人就提起来了,我就很没用,勒的手都出血了。”

  “你看。”女孩把五指摊开,白皙的手指上分布着几条细细红痕。

  宁琢琅点头表示认可:“确实,你伤成这样,再不去医院就自己愈合了。”

  女孩收回手干笑几声:“哈哈哈哈,哥哥你能不能帮我把东西提回住的地方啊,我一个人真的提不动。”

  “不行。”

  女孩:“哥哥为什么呀?”

  宁琢琅:“因为男女授受不亲,会坏了名声的。”

  女孩:“……我不介意的。”

  宁琢琅一本正经:“可我介意。”

  “……”

  女孩在心里吐槽:都什么时代了还在乎这个?这是个什么沙比?!

  可转头又扬起楚楚动人的小脸,撒娇地说道:“可是哥哥,人家是真的提不动了。”

  提不动你还跟了我一路?

  宁琢琅从出公司起就察觉到被人跟踪了,所以一路上他故意绕路,专挑难走的地方走,中途不停加速,就这样都没把人甩掉,却把自己给绕晕迷路了。

  女孩见宁琢琅没有拒绝,接着卖惨:“哥哥就帮人家提到富贵酒店去就好了。”

  顿了顿,故意贴近宁琢琅,露出白嫩的皮肤,娇羞暗示道:“到时候我会好好感谢哥哥。”

  宁琢琅本来在她靠近的时候就想跑,可听到了富贵酒店,这不正是送货人的位置吗?

  “你知道酒店位置吗?”

  “知道啊。”

  “行,带路吧。”

  女孩笑颜灿烂:“嗯嗯,谢谢哥哥。”

  心底却是:呵呵,男人,果然还是要使美人计,不见好处不上钩的。

  还以为富贵酒店有多远,到了地方一看,居然就在公司对面500米处,还是公司经常去团建的地方。

  宁琢琅一瞬间有被自己蠢到。

  他还要去找人,把女孩送到电梯口就要走,女孩却扯住他不让:“哥哥,报酬我还没给你呢。”

  宁琢琅一想也对,随机掏出了手机:“现金还是扫码?”

  “啊?”女孩被他这个操作搞懵了。

  “你不是要给我报酬吗?”宁琢琅把手机在她面前晃了晃:“我可是不接受赊账的。”

  女孩:……真是个实诚人。

  看女孩沉默不语,貌似是不打算付了,宁琢琅想着要赶紧找人,转身就走。

  女孩却突然从后面抓住了他的手往自己身上拉,吓得宁琢琅赶紧收力抽回,但为时已晚,女孩的叫喊声已经把大厅里的人吸引过来了。

  “你放开我!”

  “救命啊,大家快来抓流氓啊!”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保安也过来要把宁琢琅抓走,女孩哭的梨花带雨,一副被人欺负了的可怜模样,宁琢琅百口莫辩。

  任谁看了不骂上几句:“变态!”

  “光天化日对小姑娘动手动脚真是不要脸。”

  “看着人模狗样,里面早就生了蛆!”

  “这种人就要把他挂出去,让大家都看看,好好警惕这种色狼!”

  ……

  围观群众你一句我一句,事态显然在往不受控制的方向走。

  就在这时,宁琢琅突然说了句:“其实,我是断袖。”

  “……”

  要么不说话,要么一出手就是王炸。

  该话一出,所有人都愣住了,女孩也忘记了哭泣,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

  趁所有人都被这句话惊住,宁琢琅突出重围溜进了洗手间。

  在里面呆了许久,外面的动静应该已经停了,宁琢琅小心翼翼推开隔间的门。

  外面站着一个身着厨师服,体态微胖的人,正笑眯眯地看着自己。

  宁琢琅假装没看到他,可是他走哪里,这人就跟去哪里,眼睛盯着他不放。

  今天他是倒了什么霉运?前脚遇到疯子,后脚就遇到变态。

  宁琢琅快步往洗手间外面走,胖子对着他的背影突然说道:“天王盖地虎。”

  宁琢琅下意识回答:“小鸡炖蘑菇。”

  转身一看,胖子早已眼泪汪汪,眼神里似有千言万语,宁琢琅向前几步,试探地问道:“富贵儿?是你吗富贵?”

  富贵哽咽:“是我啊太傅。”

  没想到还能遇到故人,宁琢琅又惊又喜,过去拉住他的手上下打量:“你怎么也来了?还变胖了,我记得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富贵用衣服擦擦眼泪:“那是太傅您走的太早了,后面又出了很多的变故,早就物是人非了。”

  上辈子富贵刚入宫做御厨,被同行陷害惹了沈隆安不快,沈隆安那个时候刚被不情不愿推上皇位,性子骄横,一不高兴就拿宫人撒气。

  就在他要被拖出去打板子的时候,宁琢琅出现救下了他,又替他惩罚了使坏的几个人。

  后来他凭着本事做到了御厨之首,在宫外的屋子离宁琢琅的不远,经常跑过去给他做饭还恩情。

  往往没想到两个人再次重逢居然会在洗手间以这种形式。

  富贵:“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出去说吧。”

  两人刚踏出洗手间,一盆红色的不明液体迎头泼来。

  “小心!”

  宁琢琅反应迅速,拉着富贵险险避开。

  又是那个女孩,此刻的她面露狰狞,与之前乖巧柔弱的小姑娘截然不同。

  只听她用尖锐的嗓音嘶喊着:“都怪你!蝴蝶才会伤到了脸!”

  “都是你这个渣男毁了她!”

  白蝴蝶受伤了?什么时候的事?他怎么不知道?!

  见宁琢琅分心,女孩又从袋子里拿出一个大罐子接着泼了过去。

  眼看要躲不及了,宁琢琅眼前晃过一道人影,女孩的手在半空被截住。

  “沈奇?”

  宁琢琅诧异地喊出这个名字,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沈期对他笑了笑:“这好像是你这么久以来第一次主动喊我。”

  “有没有受伤?”

  宁琢琅:“没有,谢谢你。”

  沈期:“谢什么,应该的。”

  他转过头面对女孩却是另一种样子,从他愠怒的眼神里仿佛能看到他曾带领千军万马越过尸山血海。

  女孩明显被吓到了,不敢再动一下,颤抖的手就这么悬着,被捏的生疼。

  宁琢琅看着他的背影出神,富贵唤了他好几声才反应过来。

  保安很快赶过来把女孩带着,女孩走之前还用怨毒的眼神盯着宁琢琅。

  从杨余的电话里,大概知道了是怎么回事。

  白蝴蝶前几天在山里拍摄的时候意外伤到了脸,医院说脸上可能会留疤,剧组怕担责任就故意瞒着消息,差点就耽误了治疗。

  女孩又是白蝴蝶的脑残粉,听了谣言觉得都是宁琢琅这个渣男骗了白蝴蝶,她才会受这么重的伤,所以做出了这些不理智的事情。

  杨余已经赶过去了,人没大事,其他的还要等过去了再看看,毕竟剧组的人只会避重就轻说话,网上的消息也是半真半假。

  富贵现在是这家五星酒店的主厨,在厨师界里有一定地位,把宁琢琅带到贵宾休息室先休息压压惊。

  宁琢琅接过沈期递过来茶,抿了一口,视线不住在他身上上下打量。

  看的沈期心里暗喜,他是不是被我刚刚的英武雄姿帅到了!不行,要低调,要等他先开口。

  宁琢琅放下茶杯:“你这身西装看起来不错,挺贵的吧?”

  沈期张口就要说话,还好脑子跟上了。

  好端端问衣服做什么?难不成是察觉到什么异样了?

  沈期:“不贵,地摊货,五十两件大甩卖。”

  “哦。”宁琢琅继续追问:“你不是工作去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沈期:“我就在这里工作。”

  “做什么的?”

  “服务员。”

  宁琢琅没再问,只是“哎呦”了一声揉了揉后颈。

  沈期忙走过去问道:“怎么了?要不要我帮忙。”

  “没什么,就是最近公司事多,熬夜开会看文件脖子有点受不了。”

  宁琢琅抬头问道:“你的脖子疼吗?”

  沈期顿了顿,随即把手覆上宁琢琅的后颈,笑道:“我怎么会疼啊,我一个打工的,哪里懂你们这些做老板的苦。”

  “我会一点按摩,你哪里疼,我帮你揉揉。”

  宁琢琅礼貌推开他的手:“不用了,你快去上班吧,你可是一分钟几百万上下的。”

  沈期笑道:“我要是真那么有钱,还用的着租房吗?”

  宁琢琅看了他一眼,答得真是滴水不漏,让人分不清真假。

  不知不觉间,沈期的手又探到了他脖颈后,温热的触感激起一阵细密的电流流遍他全身。

  好熟悉。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