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被迫营业后爆火 第10章 第10章

小说:咸鱼被迫营业后爆火 作者:酒火樱桃 更新时间:2022-05-14 19:23:2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宁琢琅坐在前往医院的车里,刷着手机里面的内容面色越发凝重。

  白蝴蝶受伤本来是让大众为她心疼,可剧组一则免责声明让风向一下就变了。

  导演亲自出来说话:“这次事故原本是可以避免的,是白蝴蝶不打一声招呼就离开才导致拍摄时间推迟。”

  “晚上黑灯瞎火,我们的工作人员又累了一天,威亚也没来得及检查,白蝴蝶却非坚持当天拍完,怎么劝都不听。”

  “出了这种意外剧组肯定有责任,但是白蝴蝶也不能说一点责任都不用负……”

  导演在圈里有一定的地位和话语权,他说出这番话后,网上出现了不少说白蝴蝶活该的,甚至还有人骂她刷大牌。

  白蝴蝶坐到这个位置,盯着她的眼睛自然多,一有点风吹草动,什么黑料都被扒出来了。

  甚至她刚火那会儿,在女团选秀上为难一个很有潜力的新人,害得人家差点没晋级的事都被扒出来说。

  宁琢琅揉人中。

  头疼啊。

  怎么这种事情老是被他摊上?

  车这时恰好停下,医院到了。

  医院外面堵了一大片扛着摄影机的狗仔,一个个伸长了脖子往里面探头探脑,就等着白蝴蝶出来。

  宁琢琅硬着头皮挤了进去。

  “诶诶,出来了!出来了!”

  “白蝴蝶女士您真的在剧组耍大牌,刁难工作人员吗?”

  “您这次受伤是人为的还是因为您的任性导致的意外?”

  “听说您还私自删了露娜女士的戏份?”

  ……

  白蝴蝶被堵在医院门口寸步难行,刚要开口说话,人群后面突然响起一个柔媚的女声。

  “蝴蝶姐,恭喜你出院。”

  大家转头一看,来人正是和白蝴蝶有矛盾的露娜,手里捧着一束花,笑盈盈地朝这边过来。

  人群自动给她让出了一条路,期待她们对上。

  可惜白蝴蝶让他们的期盼落空了,她面不改色接过捧花:“谢谢你的花。”

  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貌似没有传闻中那么糟糕,狗仔们没有拍到想要画面,难免失望。

  就在大家以为要无功而返的时候,白蝴蝶毫无预兆地猛然把花束往露娜脸上砸。

  她的情绪彻底爆发,怒骂道:“花送完了,戏演完了,你可以给我滚了!滚的越远越好!”

  露娜立刻落了眼泪,委屈地退后几步,像是被白蝴蝶这幅凶样吓到了:“蝴蝶姐我是又做错什么了吗?你别这样,我害怕!”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大家一时没有反应来。

  不知道是谁先按响了快门,随后密集的强光灯和快门声把她们包围,谁都不想放过这场大戏。

  人群里有人喊了句:“快看天上,有母猪在飞!”

  闻言,大家齐刷刷抬头,什么都没有看到。

  再回神。

  咦?人呢?

  宁琢琅早就拉着白蝴蝶钻进车里跑了。

  “师傅快走!甩开他们!”

  看着后面追逐的人群越来越远,直到最后变成了一个小黑点消失在视野中,宁琢琅才松口气。

  看过她的病历,其他地方没受什么大伤,就是脸上,在摔下来的时候刺进了玻璃片,好在不深,不至于毁容,但是极有可能会留疤。

  可这对于一个艺人来说,已经是致命的打击了。

  宁琢琅训道:“你怎么回事?怎么能在摄像机面前动手,好歹也要找个没人的地方啊。”

  白蝴蝶把“老娘不爽她”都写在脸上了:“我知道,但是我实在是受不了她那副矫揉造作的嘴脸,看着就膈应!要不是你来拉我,我今天非要教她做人不可!”

  宁琢琅:“你受伤和她有关?”

  白蝴蝶一想到露娜就来气:“十有八九有她的份,当初在她选秀的时候是我把她刷了,后来她被人保送出道,又和我在一家公司,难免有资源上的冲突,早就记恨上我了。”

  既然有可能是人为,那些事就不能简单了结了。

  宁琢琅没再问话,等着回公司再把事情捋清楚。

  看着她脸上厚厚纱布,宁琢琅尽量以委婉的方式安慰她:“你的脸放心,这算工伤,公司会负担你全部的整容费用。”

  白蝴蝶把头发利落地往后撩,拿出小镜子给自己补妆:“不整,我绝对不会往脸上动一下刀子,这是原则问题。”

  她态度坚决,宁琢琅也不好再多说什么,看着车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回到公司,会议室里宁琢琅还在问当时的情况,杨余火急火燎推门而入。

  “不好了,你们快看。”

  有关白蝴蝶医院门口打人,在剧组耍大牌的词条迅速霸占了热搜。

  宁琢琅扶额,这事情才发生多久,这群人的动作未免也太快了点。

  白蝴蝶和露娜的过往恩怨被人再次搬上台面。

  据说当初露娜唱跳演技各项技能都是绝佳,人长得甜美,嘴巴也跟抹了蜜一样,深得广大观众和评委们的喜欢,一路绿灯送进半决赛。

  可她的演艺之路差点就断送在半决赛,因为身为评委之一的白蝴蝶给了她一个红灯,也没给原因。

  当时因为这件事白蝴蝶还被露娜的拥护者网暴了一段时间,各种伤人的话满天飞,好在她后台够硬心理素质够强挺过来了。

  往事再被提起,露娜这个受害者的身份博得了大众同情,白蝴蝶走一次陷入大众的讨伐声中,甚至忘了她还是个病患。

  网友们群情激奋,这显然不是解释的好时机,宁琢琅先让白蝴蝶回去养伤,她才刚出院。

  可当晚,露娜又出来作妖,发了篇茶里茶气的小作文,明里是在为白蝴蝶说话,让大家不要去网暴她,可暗地里却在内涵白蝴蝶。

  这下子更证实了网上的那些谣言。

  第二天,白蝴蝶就掉了几个资源,而她的粉丝们把责任都怪在宁琢琅这个老板身上。

  本来就对他不满,现在更是怨气滔天。

  不理智的粉丝甚至开始计划着要给宁琢琅这个废物老板一点教训。

  宁琢琅想起不久前那位疯狂的脑残粉还心有余悸。

  前不久刚解决了王鸣的事,现在白蝴蝶又出事了,巧合的是他们和露娜都在同一家经纪公司待过。

  白蝴蝶这些年见过的世面不少,冲动过后很快恢复了冷静,目前养好伤最重要,脸可是吃饭的本钱。

  拆纱布那天,大家是又喜又忧。

  高兴的是白蝴蝶脸没大碍,留的疤也不深。

  忧的是白蝴蝶的路人缘断崖式下跌,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那么多证人说亲眼看到白蝴蝶为难新人,录制迟到等等。

  就算有人跳出来为她说话,也很快被大家的嘲讽声压了下去。

  宁琢琅合上白蝴蝶面前的电脑:“别看了,越看越糟心,带你去个地方。”

  来到富贵大酒店,富贵已经等候多时。

  他只听宁琢琅在电话里说要请他帮个忙,却没想到来的还有白蝴蝶。

  两个人视线碰上又立马弹开。

  宁琢琅带着白蝴蝶坐下,手边的桌子上放着一碗热气腾腾的东西。

  “富贵,就是电话里和你说的事情,你还记得怎么做吗?”

  富贵:“记得,放心吧。”

  白蝴蝶不解:“你带我来这里要做什么?”

  “治你的脸。”宁琢琅叹口气:“你急着恢复又不肯去整容,我就想看能不能用药膳给你治治。”

  又向白蝴蝶介绍起富贵:“这位是五星级主厨,祖上给皇族做过御厨,会一些失传的膳方,也曾经用这种法子给人治疗过,效果不错,你可以放心。”

  白蝴蝶端起碗,犹豫一下,随后一饮而尽。

  由于剧组拍摄的时候是晚上,监控没有拍到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暂时拿不出是人为的证据。

  有了上次王鸣事件的经验,宁琢琅先按兵不动,找公关公司一起尽量安抚大家的情绪。

  在大众对于白蝴蝶的抵制情绪开始下降的时候,适时放出了她之所以会多次改变录制时间的原因。

  她是要去福利院做志愿者,整个福利院的人都可以给她作证。

  不仅如此,多年来她一直默默给福利机构捐款,用以支助山村孩子完成学业。

  刚刚还是为人所指的恶毒艺人,摇身一变,成了做好事不留名的慈善家。

  关于她仗势欺人的谣言不攻自破,先前骂她骂的格外积极的键盘侠们大多噤声,龟缩着不敢出头。

  导演装死,露娜的小作文底下,再也不是统一的骂声,多了质疑和追问。

  刚要平息下去的事态迎来反转,又掀起一波讨论热潮。

  这是宁琢琅从王鸣那件事里学到的,既然没办法一次性锤死对方,那就把水搅浑。

  过几天白蝴蝶有一场重要的颁奖礼需要她出席,何青自告奋勇:“我陪他去!”

  大家异口同声:“你休想!”

  何青一副撸起袖子就要和人开的样子,在白蝴蝶被冤枉的这段时间,他一直嚷嚷着要去教训剧组的人。

  怕节外生枝,宁琢琅首先就排除了他,思来想去,还是自己上靠谱。

  好不容易才从家里翻出件灰扑扑的西装,宁琢琅把衣服拿去洗衣机洗,正巧碰到沈期也在哪里。

  想起几天前的事情,宁琢琅脖子后突然变得有点烫。

  沈期上身只穿了一件白衬衫,此刻被水打湿,露出里面结实有力的肌肉。

  宁琢琅走也不是留也不是,觉得有点尴尬,但是沈期不觉得,熟练地拿过他的衣服往洗衣机里塞。

  随口问了句:“你平时不都穿休闲服的吗?怎么突然想起要洗西装了?”

  宁琢琅答道:“我要去给白蝴蝶当男伴。”

  “砰!——”

  洗衣机的盖子被重重摔上。

  沈期:“我也要去。”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