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被迫营业后爆火 第11章 第11章

小说:咸鱼被迫营业后爆火 作者:酒火樱桃 更新时间:2022-05-14 19:23:20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你跟过来做什么?”宁琢琅无奈地看着身边那块大狗皮膏药。

  沈期说道:“保护你,要是你再遇到疯子怎么办?”

  “我会跑的。”宁琢琅说道:“我比你了解的还要惜命。”

  惜命?沈期可不信,要真惜命上辈子就不会冲出来救他,也不会死的那样早。

  宁琢琅似乎没有感觉到身边传来的灼热目光,注意力集中在正走红毯的白蝴蝶身上。

  摄像机咔咔作响,聚光灯打在白蝴蝶的脸上,伤疤还没有消去。

  坐在下面的人没想到白蝴蝶敢这样就出现在公众眼前,都等着看她笑话。

  却见白蝴蝶扬起她那张引以为傲的脸,大大方方把疤痕展露出来:“这是我的勋章而不是我的耻辱,我问心无愧。”

  大概是她的洒脱坦然,让底下陷入了一阵沉默。

  “走吧。”宁琢琅见状转身就要离开会场。

  沈期忙跟上,问道:“你不担心她了?”

  “既然她能够处理好的,那我们待在这里也没用。”

  沈期:“怎么就没见你这么关心过别人?”

  话一出口,空气里顿时弥漫出一股酸味。

  宁琢琅头也不回地回答道:“因为被我关心的人从不觉得我在关心他,还特别喜欢吃柠檬。”

  听出来宁琢琅的言外之意,沈期闭了嘴,乖乖跟在他后面走,不动声色地拉近距离。

  这场颁奖典礼要到明天下午才能结束,主办方给来宾准备了住宿的房间。

  而现在他们面临着一个尴尬的问题,由于请柬只有两张,主办方只给宁琢琅安排了一间单人房,这就意味着有人要打地铺。

  宁琢琅看着他犹豫地说道:“那个……”

  话还没说完,沈期说了句“等着”,然后敲响了隔壁的房门。

  而隔壁是白蝴蝶那个剧组导演的房间,比他们的宽敞不少。

  不知道沈期进去和他说了什么,导演开门的时候看起来不耐烦,可再出来的时候态度极好,自愿把房间让给了他们。

  那笑容,就像是看到儿子娶了儿媳妇要去洞房一样。

  宁琢琅好奇地问:“你和他说什么了?”

  沈期冲他笑笑:“你猜。”

  “反正不会是什么好话。”

  累了一天,宁琢琅一沾床就想睡,上下眼皮不住地打架。

  刚阖上眼没多久,一阵急促的敲门把他从睡梦中拉醒。

  沈期在浴室洗澡,他连着唤了几声都没人应答,只好自己爬起来开门。

  “是谁?”

  “导演!——”

  门一开,一个娇小的身影扑上来,二话不说把头埋在宁琢琅怀里哭唧唧。

  露娜一个劲地哭泣,像是在背台词一样快速输出。

  “导演,网上有人骂我绿茶,还说看我被白蝴蝶打很爽,你要为我做主啊,呜呜呜——”

  不等宁琢琅反应过来,有只手比他更快把人推开。

  沈期刚从浴室里出来,头发上沾着水珠,搂住宁琢琅的腰往怀里带,一言不发阴沉着脸把门摔上。

  “她应该是认错房间了。”宁琢琅低头看了看腰间,提醒他道:“你的手……”

  沈期没动,直到隔壁的敲门声透过门板传过来,这才放开了他。

  宁琢琅刚松口气,紧绷的神经舒缓开来,沈期突然俯身凑近,在他颈窝间嗅了嗅。

  阴影将宁琢琅包围,他不敢动:“怎,怎么了?”

  沈期像是故意似的挨着他耳边吐气:“去洗澡好不好。”

  这张脸近在咫尺,宁琢琅似乎听到了自己心跳加快的声音,熟悉而暧昧的气息压的他不敢抬头看沈期的眼睛。

  “你身上沾了别人的味道,不好闻了。”

  房间里的温度陡升。

  “放肆!”

  宁琢琅恼羞成怒一把把人推开,像是被冒犯到了气红了脸,大声说道:“离我远点!”

  说罢三步并作两步跑进了浴室,不敢回头看沈期受伤的眼神。

  这是宁琢琅洗的最久的一次澡,等着沈期睡了才从里面出来。

  虽然这间房宽敞,但是它只有一张床啊!

  看着床上鼓起的小山峰,宁琢琅深吸一口气,蹑手蹑脚掀开被单,背着沈期躺下。

  睁着眼睛等了一会,身边人没有什么大动静,看情况是真睡着了。

  宁琢琅安心了,以为这会是一个平安的夜晚。

  可隔壁导演房间里却不消停,墙的隔音不好,又是大半夜的,有什么动静多多少少都能听到点。

  宁琢琅一开始还不懂那是什么声响,好奇地竖起耳朵来听,然后他就后悔了。

  他不该让自己纯洁的耳朵受到这种伤害。

  宁琢琅红着脸缩在被单里,不停催眠自己,可是越这样越睡不着。

  他转辗反侧,同床共枕的沈期更不好受。

  好不容易能够睡到一起了却什么都不能做,几次探出去的手才碰到衣角又都收了回来。

  真是要了命了。

  第二天毫不意外,他俩都顶着熊猫同款眼影出现在结束仪式上。

  白蝴蝶看着宁琢琅无精打采,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她笑眯眯地凑过来:“昨晚累到了吧?”

  宁琢琅打了个哈欠:“是啊,累死了,体力怎么这么好。”

  隔壁闹腾了一晚上,折磨死他的耳朵了。

  “哟嚯!”昨晚果然很精彩!

  白蝴蝶又看向沈期,期待能听到点桃色八卦。

  可沈期黑着脸,看起来也很累,盯着正在台上发表获奖感言的露娜,那骇人的眼神像是要杀人。

  白蝴蝶摸不着头脑:这是怎么了?难道半路被人截了?

  虽然他们特意坐在角落里,但还是被眼尖的媒体抓到了。

  白蝴蝶虽然被人黑的很惨,但人气和实力摆在那里,话题度远远不是露娜比得上的。

  沈期反应快,在摄像机镜头对准他们之前给他和宁琢琅套上口罩,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白蝴蝶小姐,你昨天在台上说的那番话貌似是在向露娜小姐宣战?”

  “你被黑的那么惨,是你得罪了什么人吗?”

  “你是为了做慈善而耽误工作,为什么之前不解释,是有什么隐情吗?”

  “据说你曾经被导演潜规则过,是真的吗?”

  …………

  沈期给白蝴蝶一个眼神,白蝴蝶心领神会,上前挡在媒体面前。

  白蝴蝶:“潜规则?以我的能力和地位,我能图导演什么?图他年纪大还是图他不洗澡?”

  “至于和露娜宣战,你们觉得她有和我一战的能力吗?她配吗?”

  ……

  媒体的注意力差不多都被白蝴蝶那边吸引过去了,沈期护着宁琢琅沿着墙角离开。

  出口就在眼前,可他们还是被人拦住了。

  白蝴蝶这位老板据说很神秘,极少出现在公司,虽然他被白蝴蝶的粉丝骂成废物,可他之前利落地处理了王鸣,对于白蝴蝶这件事的处理时机也很及时。

  还有最近网上有段很火的视频,虽然有点模糊,但视频里面大喊自己是断袖的主角貌似就是宁琢琅。

  现在又带着个看起来气质非凡的男人在身边,两个人的关系看起来很不错。

  敏锐的八卦嗅觉让他们察觉到里面肯定有可以深挖的瓜。

  宁琢琅趁他们开口发射问题炮弹前先堵住了他们的嘴:“我这里没有你们想要的瓜,不用在我这里费劲了。”

  就算这样说,那些媒体哪里可能轻易罢休。

  其中有人注意到了宁琢琅的黑眼圈,又看了看身边的沈期:“请问宁总昨天是没有睡好吗?怎么看起来气色不佳?”

  所有人都聚精会神看着两人,脑内甚至已经想好了给这则桃色八卦的标题——“霸道总裁和他的神秘小男友。”

  不远处的露娜看到这边的热闹,默默握紧了拳头。

  获奖最多的明明是她,可为什么她还是要输给白蝴蝶,媒体围着白蝴蝶也就算了,可为什么连她的老板都可以受到这么多的瞩目,而她却无人问津?!

  不行!她才是今天该站在聚光灯下的人!

  露娜换上惯用的甜美微笑,朝宁琢琅这边走来。

  看到害他不得好眠的罪魁祸首送上门,宁琢琅也不躲着了:“我之所以睡不好,原因你们得去问问露娜小姐,而不是问我。”

  这是大瓜的味道!

  媒体难掩激动地问道:“请问露娜小姐做了什么吗?”

  宁琢琅笑笑:“也没什么,就大半夜敲错了门,经过指路后成功找到了导演的房间。”

  媒体迫不及待地追问:“那接下来呢?!”

  “接下来的事情我也不知道了,虽然动静很大,但我又没有亲眼看见。”

  “或许……算了,没有证据,我也不好说。”

  款款走来的露娜看见宁琢琅身边的媒体扛着器材朝她飞奔而来,心里得意万分。

  果然,她才是媒体的焦点,她走到哪里,媒体一定会和闻到血腥味的鲨鱼一样迎上来。

  露娜摆好拍照的完美姿态,刚要开口,媒体已经架好了□□短炮向她开火。

  “露娜,请问你深夜潜进导演房间是为了什么?”

  “听说动静很大,你们在里面做了什么方便透露一下吗?”

  还有人问的更直接:“你和导演的关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露娜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转而被慌乱无措所取代。

  可是她早已经被团团包围,哪里还有逃的机会,再看向导演的方向,也被围的水泄不通,他都自身难保了哪有时间来保她。

  恍惚间她好像看到了白蝴蝶戏谑的眉眼,像是在说:“小样儿,跟姐斗,你还差着五百年道行!”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