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被迫营业后爆火 第16章 第16章

小说:咸鱼被迫营业后爆火 作者:酒火樱桃 更新时间:2022-05-14 19:23:2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二天一早,沈隆安故意拖拖拉拉穿衣服,等到沈期走了才出来。

  去学校的一路上,他都很欢快。

  牵着宁琢琅手,嘴里哼起老师教他们的儿歌,像只小兔子一蹦一跳。

  没有一星半点开家长会的紧张感。

  家长会上来的都是年轻妈妈,宁琢琅也不好和她们走的太近。

  老师呢,又是个颜控,一看到帅哥就说不出话。

  所以沈隆安很有信心,他编的瞎话一定不会被识破的!

  宁琢琅刚踏进教室,就成了全部年轻妈妈们的焦点。

  她们之前见过沈期,长得虽然帅,但是浑身都写着“生人勿近”四个大字。

  只是和他直视一眼都会觉得后背发凉。

  但是宁琢琅就不一样了,笑起来如潺潺春水,暖风拂面,会主动又温柔地和他们打招呼。

  宁琢琅觉得,作为一个好家长,为了充分孩子在学校的学习情况,要努力和其他家长打好关系。

  但是沈隆安可不想他和其他家长说上话。

  一来,被这么多妈妈们围住,沈期看见了会扒了他的皮。

  二来,要是哪位妈妈多嘴,他是会露馅的。

  沈隆安喜欢的班花今天穿了件碎花小白裙,捏着小裙带,还羞涩地看着这边。

  他只能遗憾地看着她,摇摇头:作为一个男人,他要舍己为皇叔,把个人幸福先放一边,皇叔年纪都这么大了,再找不到媳妇就又得孤独终老了。

  “安安,你怎么不去和同学们玩?”

  宁琢琅看出沈隆安想去玩闹的心思,疑惑问道:“老是跟在我身边做什么?”

  沈隆安说道:“我怕你被欺负。”

  宁琢琅发笑,轻刮他的鼻尖:“我怎么可被欺负,小朋友才容易被欺负到哭鼻子。”

  沈隆安立刻举起了肉乎乎的小拳头:“谁敢欺负我,我就把他们打的亲妈都不认识!”

  话音刚落,他们就听到有人说“老师来了。”

  年轻白净的老师带着一个小男孩进来,小男孩脸上还挂了彩,看着可怜。

  一进来就精准锁定了早早躲在宁琢琅后面的沈隆安。

  看着他那双带着曾经南疆人民风格的眼睛,犀利而明亮,宁琢琅莫名觉得有种熟悉感。

  老师环顾整个教室一圈,在宁琢琅身上停留片刻,而后问道:“请问,南三千同学的家长来了吗?”

  回应她的只有鸦雀无声。

  好的,果然又没来。

  老师:“你先回座位去吧。”

  “等等。”门口突然出现一个和南三千长的有七八分相似的男子。

  耶齐桑摘下墨镜,懒懒地倚靠在门框上,朝老师抛了个媚眼:“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善解人意的老师大人,我是这小子的舅舅。”

  帅哥当前,老师脸上飞上一团晕红,结结巴巴道:“没事,请先入座吧。”

  耶齐桑仿佛没看到前面那么多空位,直接走到了最后一排挨着宁琢琅坐下。

  刚入座他就问道:“先生,请问现在几点了?”

  宁琢琅看了一眼时间:“快九点了。”

  耶齐桑摇头:“不。”

  “?”

  只见他深情款款道:“这是我们相识的啊。”

  空气中顿时弥漫出一股地道的土味。

  宁琢琅装作没听到一笑而过,默默拉开和这人的距离。

  可两位小朋友就不行了,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南三千更是像看傻子一样看着这个舅舅,嫌弃两个字就差标在脸上了。

  好在台上的老师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动静,简单总结了一下这个学期的工作,接着话锋一转。

  “最近我们班上出现了同学之间打架斗殴的事件,这在班上造成的影响非常不好,特此批评,希望各位家长和小朋友引以为戒。”

  虽然老师没有点名道姓,但打架的是谁都心知肚明。

  南三千脸上挂着明晃晃的淤青,还有沈隆安奇怪的态度,宁琢琅猜到了个八九不离十。

  “南三千同学,你脸上的伤是被人打的吗?”

  南三千看了宁琢琅背后的那只缩头小乌龟一眼,点点头。

  宁琢琅又问:“那是谁打的呢?”

  南三千微微一笑:“这个问题你应该去问沈安安。”

  宁琢琅心下了然,看来是沈隆安干的好事无疑了。

  孩子犯了错,做家长的难辞其咎。

  宁琢琅把沈隆安拉出来按头道歉:“对不起,我家孩子下手没轻没重的,我们愿意承担南三千同学的全部医药费。”

  “不可以!”耶齐桑正色道:“我家三千幼小心灵受到的伤害是用钱能弥补的吗?!”

  “那南舅舅想怎么办?”

  耶齐桑一把抓过宁琢琅的手,目光在他的清俊的脸上游移:“我不接受任何补偿,除了你的美色。”

  “……”

  宁琢琅毫不犹豫把手抽出,用尽毕生的教养才没有一巴掌甩过去。

  提醒他道:“南舅舅,你过分了。”

  耶齐桑:“其实我们都过分了,你过分诱人,我过分着迷。”

  “……”

  要不是现在还在开家长会,又是当着这么多家长孩子的面,对于这种登徒子,宁琢琅统一赏巴掌走人。

  耶齐桑还想动手动脚,他知道宁琢琅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发作。

  手臂处突然传来刺痛。

  “啊!”

  “嘶,什么东西,痛死老子了!”

  低头一看,是沈隆安,扒拉着他的手臂咬,恶狠狠的样子像只牙都没长全的小奶狗在保护主人:“嗷呜——”

  “你喵喵的找死!”

  耶齐桑抬手就要拍一巴掌下去,用上了十足的力气。

  本来他就和沈隆安上辈子有血仇,这辈子他可是一点都不会手软。

  然而南三千速度比他快,先扑了上来,把沈隆安护在怀里,冷声道:“还有人在看着。”

  他这话提醒了耶齐桑,宁琢琅果然死死盯着他,冷冽冰凉的眼神看的人心颤。

  要是他敢动手,他一点都不用怀疑,宁琢琅肯定会护短,不顾所谓脸面和他在这里斗起来。

  他可不想又给宁琢琅留下蛮狠无礼的形象,只能把所有血水都往肚子里咽。

  一只手重重抬起,又轻飘飘落下,如同在抚摸一只爱犬般温柔:“小朋友到了磨牙期,但也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咬的,咬的其实一点都不疼,哈哈哈哈。”

  耶齐桑头上的青筋渐渐暴起,但还是勉强维持住了微笑。

  宁琢琅说道:“安安松口,咬人是不对的。”

  沈隆安暂时说不了话:“呜呜。”

  不松!我非要咬死这个色批不可,居然敢调戏我老沈家的人!当我是死了吗!

  上辈子就挑逗未果,这辈子居然还不死心!

  咬死你,咬死你!

  耶齐桑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可是个睚眦必报的主。

  南三千怕沈隆安惹祸上身,用力想把他扯下来,哄他:“好了好了,别咬了,他又不好吃,小心闹肚子,快点松口!”

  沈隆安:“呜呜。”不听!

  软的不行,就只能来阴的了。

  南三千凑在沈隆安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沈隆安眼睛瞪大,立刻松了嘴,但嘴上还是不饶人。

  “我今天咬不死你,下次也要咬死你!”

  “等我回去一定要和爹地告状!”

  “你给我等着!”

  ……

  他这一吼,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了。

  为了不让他继续丢人,南三千只好抱着他离开,说了句:“抱歉,失陪了。”

  看着两小只消失在门外,宁琢琅满腹疑惑:明明我才是安安的家长啊,怎么看起来三千同学比我还操心安安?

  幸好老师接下来没讲多久的话,宁琢琅是一秒钟都不想和耶齐桑多待。

  沈隆安回来后冷静了很多,一听说要开始换座位了兴奋地在原地蹦跶。

  小孩子变脸就是这么快。

  老师说过,要按成绩来分座位,班级第一和班级倒一一起坐。

  这就意味着,他终于可以和班花妹妹坐一起啦!

  班花妹妹含羞带怯地往这边看,看得沈隆安心脏砰砰直跳,无数头小鹿在他心里乱撞。

  他本来想给班花妹妹回个飞吻过去,可惜,又被南三千挡在前面给搅和了。

  他们这对苦命鸳鸯何时能修成正果啊?!

  不过没关系,讨厌鬼马上就要走了,沈隆安恨不得放大鞭炮来庆祝。

  南三千收拾好东西,意味深长地看了沈隆安一眼。

  不知为何,沈隆安浑身一抖,不安地抱住了宁琢琅的小腿,没出息地缩到了他身后。

  等到班花妹妹过来,沈隆安立刻跳了出来,搬好小板凳迎接她。

  快来快来。

  可是她只是从他面前路过,失落地看了看他们,转头和其他人坐一块去了。

  诶?他的班花妹妹呢?这是怎么回事?!

  去而复返的南三千似乎预料到了一切,笑而不语。

  沈隆安再傻也知道自己被这家伙耍了!

  “你怎么又回来了!”

  南三千熟练地把东西再次放回抽屉里:“老师说,要让我们坐一起培养感情,下次不要打架了,开心吗?我的好同桌。”

  “……”沈隆安可怜巴巴地向宁琢琅求助。

  可宁琢琅也没办法啊,只好蹲下来安慰他:“你打人本来就是不对的,好好去和三千同学道歉。”

  沈隆安更委屈了:“我没有打他,是我救了他才对。”

  “啊?”

  “他被高年级的校霸堵在墙角,是我路见不平帮他把人打跑了,老师不奖励我小红花也就算了,怎么还能说成是我打的了!”

  宁琢琅对此持怀疑态度:“你一个人能把几个高年级的打跑?”

  看看沈隆安肉嘟嘟的小短手小短脚,连只抱枕都拖不动,怎么看都像是在吹牛。

  被人质疑,还是被宁琢琅质疑,沈隆安气嘟嘟跑出去要找东西来证明清白。

  可是在转角处一个不留神就被人撞飞。

  “唔,好疼。”

  沈隆安要掉小珍珠了,但看到面前这双熟悉的皮鞋,他硬生生刹住了车。

  顺着笔直的裤腿一路往上,看到了他最不想见到的那张脸。

  沈期脸上带着笑,眼里却是半分笑意都没有,那张成绩单已经被他揉成破破烂烂的一团。

  “沈隆安,你可真是好样的。”

  “呜。”

  沈隆安被沈期的突然出现吓得结巴:“你,你怎么,怎么来了?”

  “宋慕来找我报告宁琢琅行踪,说他带着你来了学校,一直就没出来,我要是不打电话给老师,都不知道你居然敢瞒着我家长会的事。”

  沈隆安企图转移话题:“你派人去跟踪爸爸,我要去和他告状!”

  “呵。”沈期收了笑意,解开衣袖扣子,一点点把袖子卷起:“你可以去试试,看看是你告状的速度快,还是我教训你的速度快。”

  “有人调戏爸爸!”

  这话一出,周围的温度急转直下。

  沈期沉着脸,一字一顿道:“人在哪里?”

  几墙之隔的另一边,宁琢琅被耶齐桑烦得不胜其扰。

  从教室跟到外头的人工小池塘边,像是没看到宁琢琅满头的黑线,叨叨个不停。

  池水看起来不深的样子,掉下去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宁琢琅默默思考着,要是他再说下去,就把他踹下去洗洗身上的油腻。

  耶齐桑浑然不觉,自顾自尬聊。

  转过头猛然对上了那张他两辈子加起来都不想看到的脸。

  吓得脚底一滑,“扑通”掉进了小池塘里,溅起巨大的水花。

  沈期及时搂住宁琢琅往退后。

  可怜的沈隆安腿短跑不赢,被溅了一身,形象全毁,幽怨地看着故意不管他的沈期。

  耶齐桑被浇了个透心凉,用力抹了把脸上的水渍,攥紧拳头咬紧牙关。

  与沈期的目光在空中交汇,擦撞出浓浓的硝烟味道。

  沈期故意嘲讽:“呦,怎么这么不小心啊,裤子都湿了,看上去就像……”

  一股无名火窜起,仿佛要把耶齐桑身上的水都蒸腾干净了。

  喵喵的,又是这混蛋!

  当初潜进宁琢琅府邸的浴房想撷美人香,结果被这阎王吓得差点下半辈子不行,小皇帝又故意装傻充愣,白白挨了一顿哑巴揍。

  要不是宁琢琅在看着,不能留下莽夫的形象,他肯定得冲上去和沈期打起来不可。

  而沈期挑衅地朝他挑挑眉,带着怀里美人潇洒离开。

  耶齐桑紧盯着他们消失的地方,脑子飞速转动不知道在谋划着什么。

  直到南三千掏出手帕递过去:“舅舅,擦擦吧,会感冒的。”

  耶齐桑扯过手帕,犀利地打量这孩子一眼。

  可惜这小子不记得上辈子的事情了,不然以他做蛊毒的能力,定要让沈期吃不了兜着走。

  想着想着,耶齐桑突然冷笑一声,随手把帕子扔回去,一个计划已然在他的心里成型。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