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被迫营业后爆火 第19章 第19章

小说:咸鱼被迫营业后爆火 作者:酒火樱桃 更新时间:2022-05-14 19:23:2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翻来覆去一夜不得好眠。

  熬到天亮把沈隆安送去学校后,宁琢琅并没有回家,而是去了公司。

  之前他是一个人,还可以随便过日子,可沈隆安是金玉堆里娇养大的,不能苦了孩子。

  多日未见,公司里的人都快忘了还有这么个老板。

  路过茶水间时,听到有些员工在里面闲聊。

  无非是些抱怨的话,公司带不起来,前途堪忧,又签不到新人,就靠着一个白蝴蝶能撑多久,还不如早点另谋出路。

  “诶,我穷的都快揭不开锅了。”

  “我妈妈前些时候生病,我连做手术的钱都拿不出来。”

  “谁不是呢,可跳槽的话,就我们这个简历,别家公司也不肯收啊。”

  “愁啊。”

  ……

  这些话一字不落被宁琢琅听去。

  他面不改色从门口经过,进了办公司,关上门拉好窗帘后才轻声叹气。

  员工们被公司拖累成这样,他这个老板说什么也不能再躲避下去。

  有些话她们说的对,公司不能只靠一个顶流支撑着,想要壮大公司就得培养新人。

  就公司这个情况,虽然经过之前的事情名声有所改善,但人家愿不愿意意签约看的又不是名声。

  得看给出的条件和实力。

  在去找杨余商量的途中,迎面遇到了何青和白蝴蝶,步履匆匆,看起来遇到了什么急事。

  一见到他何青就开始大呼小叫:“呦,稀客呀,您还记得自己还有家公司呢?我都以为您打算放任我们自生自灭了。”

  “你这是要去找杨余?”

  宁琢琅没有理会他话中的挑衅之意,问道:“她现在在办公室吗?”

  “她有点事情,出差去了。”

  宁琢琅:“去哪里了?”

  何青“好像是去见一个人了。”

  那就只能等她回来再商量了。

  宁琢琅又问道:“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何青活动活动关节,骨头摩擦发出嘎达响:“打架!”

  白蝴蝶立刻瞪了他一眼:“别胡说!我们是要去见我那部新剧的导演敲定角色。”

  忧虑之色再次浮现在宁琢琅脸上。

  何青满不在乎地挥挥手:“放心交给我吧。”

  宁琢琅心想:就是因为你我才不放心啊。

  最后还是由他这个老板亲自上场。

  剧组大部分选角已经完成,围绕女主人选的厮杀却还在继续。

  本来是定下了白蝴蝶,半路却杀出个天降把角色抢走了。

  又因为当时没有签好合同,现在想说理都没处说。

  宁琢琅奇怪的是,以白蝴蝶的咖位,能够这么光明正大抢走她角色的是谁?

  “是她。”白蝴蝶抬起头朝正在走来的那几个人扬了扬。

  带头的是一个干练霸气的中年女人,高跟鞋踩得嘚嘚响,身边环绕着俊男美女。

  宁琢琅不解:“什么?”

  白蝴蝶愤忿抱臂:“最前面的那个女人,是我的前经纪人,也是背叛了星晟的那个金牌经纪人,之前没少压榨我们这些艺人,背地里我们都管她叫‘吸血老妖婆’。”

  难怪宁琢琅觉得眼熟,原来是她。

  白蝴蝶接着说道:“她身边那个最漂亮的叫唐棠,我们是同期艺人,这次就是她在和我竞争角色,本来在国外拍摄的,突然跑回来截了我的胡。”

  宁琢琅说:“她们可能是在针对你。”

  白蝴蝶拍拍他的肩膀:“自信点,把可能去掉,她们就是在报复我,不惜一切手段打压异己是她们一贯的风格。”

  “你既然知道会被报复,当初为什么还要来我这里?”宁琢琅问出了一直以来的疑惑。

  白蝴蝶讪讪地移开目光:“额……”因为是沈期让她来帮忙的,她不能说,也不敢说啊。

  说话间玉珑一行人已经过来了。

  白蝴蝶连忙转移话题:“她们过来了,要打招呼吗?”

  宁琢琅出于礼貌,微笑着说道:“你们好。”

  玉珑早就认出宁琢琅是星晟新老板,冷淡孤傲地回以一个点头,目光与白蝴蝶相接的时候不由得皱了皱眉。

  白蝴蝶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挑了挑眉,大方坦然道:“玉姐好,最近是不是太忙了没有去做护理啊?眼角的皱纹又冒出来了呢。”

  玉珑最忌讳别人说她老,警告似的瞪了她一眼,可碍于人多,什么都没说。

  毕竟是老狐狸了。

  一边的唐棠皮笑肉不笑,冷不丁开口:“小白,你是不是又忘了带眼镜出门了,玉姐可是圈内出了名的有女人味呢。”

  “哈哈哈哈,是吗?我怎么只闻到一股狐……”

  “咳咳。”

  察觉氛围不对,宁琢琅扯了扯白蝴蝶的衣袖示意她别说了。

  然而已经晚了,玉珑冷沉着脸,离开前嘲弄似的看了眼宁琢琅,像是已经预料到了他们此行的结局。

  这下更是把人得罪透了。

  看着白蝴蝶嬉皮笑脸的样子,宁琢琅想说些什么,却又无可奈何。

  来到导演休息室里。

  田导演勉强掀起眼皮打量他们一眼,不咸不淡地说了句:“坐。”

  田导演的冷淡态度让宁琢琅心里咯噔一下,加上刚才见到玉珑从里面出来时,眉宇间的得意轻松。

  余光又扫到放在桌边的礼盒。

  糟糕,他们可能来晚了。

  接下来的谈话果然印证了宁琢琅的不安。

  田导演客气疏离,无论宁琢琅说什么,他要么笑而不语,要么顾左右而言他。

  总结起来就一个意思,只要没签合同,口头说的都不算。

  田导演渐渐没了耐心,甚至当着他们的面看起了剧本,只应付着答个“嗯”。

  语气不带里任何尊重,倒是有赶人的意思。

  既然导演铁了心,也没必要再低声下气去求,再求也不会有个如意的结果。

  正要打道回府,白蝴蝶的脾气上来了,拍桌而起。

  她本来就和玉珑不和,和唐棠又是势均力敌的对家,要是因为演技有缺丢了角色,她也认了。

  可背地里耍小动作,还耍的这么理直气壮她绝不能忍。

  她那股要大开杀戒的气势把田导演吓了一跳:“你这是做什么?”

  白蝴蝶怒道:“导演,你溜了我整整三个月,试了几十次镜!我会出演的消息在网上传的沸沸扬扬,现在说换人就换人,真当我换了家公司就好欺负了是吧!”

  平复下来后,田导还是那副冷漠的样子,淡声道:“小唐沉稳聪慧,比你更符合女主的角色,她的演技很能触动人。”

  白蝴蝶嗤笑道:“是她的演技能触动人,还是玉姐给的好处能打动你?”

  田导也不避讳了,直截了当道:“都能。”

  白蝴蝶拳头一下就握紧了。

  见她还要去拎导演的领子,宁琢琅赶紧抱住她往外扯。

  混乱间踢翻了桌子边放置的那堆礼盒。

  宁琢琅无意间发现从里面倒出来的不是烟酒之类的,而是些珍贵的食材。

  又想起刚刚在车上的时候,白蝴蝶和他聊过,这位田导演不抽烟不喝酒,唯独爱吃,也很会吃。

  把白蝴蝶按回位置上,宁琢琅像是位给熊孩子收拾烂摊子的老父亲,把震乱的东西摆回原位。

  向满脸黑线的导演道歉:“对不起,田导,小白一时没控制好情绪,是我们的错,作为赔礼,可以赏脸让我们请您吃顿饭吗?”

  “哼!”导演指着门外,气的头顶都在冒白烟:“不必了,我可吃不起你的饭!都给我滚出去!”

  “我就是把角色喂狗了都不给你们!”

  “是吗,那太可惜了,我本来打算请富贵主厨来掌勺的。”

  宁琢琅作失落状,拉着白蝴蝶慢吞吞往外走。

  “慢着!”田导演叫住他们,从座位上站起,试探性地问道:“富贵?是富贵酒店的那位主厨富贵吗?”

  宁琢琅故意迟疑片刻,吊着田导的胃口。

  “是的,怎么?田导也认识他吗?”

  田导演摇头惋惜道:“我倒是想认识这位厨艺大师,可人家不给我这个机会啊,早年有幸尝过他做的菌菇汤,至今难以忘怀,可听说他早就封勺了,现在想要吃上一口他的手艺比登天还难。”

  感慨完,紧接着又急切问道:“你真的认识他?”

  宁琢琅的点头让他在心里放起了雀跃的烟花。

  “他欠我人情,之前小白用的药膳也是他的手艺。”

  田导演眼前一亮,他听过白蝴蝶用了药膳淡疤美颜的事情,没想到居然就是出自富贵之手。

  不过也是了,富贵先生的手艺一向是能够将美食和养生完美融合在一起。

  想到这里,田导脸上难以掩饰兴奋,一把拉过宁琢琅的手:“只要宁总可以帮我引荐他,条件好说,条件好说。”

  宁琢琅轻笑道:“田导客气了,是我们应该做的,毕竟我们家小白接下来还要靠田导照顾呢。”

  田导当然知道宁琢琅话里的意思,只是他活了这么多年也不是个傻的,没见到人之前是不可能给肯定答复的。

  “宁总什么时候可以带我过去见富贵主厨啊?”

  宁琢琅犯难:“我也不知道,大厨的脾气谁说的准呢?”

  “这顿先记着,有消息了再通知您,告辞。”

  说完,没给田导继续谈条件的机会,径直拉着白蝴蝶离开。

  出来后,白蝴蝶疑惑问道:“刚刚导演那么挽留我们,为什么不趁机把角色要回来?”

  宁琢琅打开手机,查看田导发过来的信息,一条都没有回复就关了机。

  “因为要把主动权掌握在我们手里,让他来求着我们,而不是我们上赶着求他,谈判才走得下去。”

  “原来如此”白蝴蝶若有所悟。

  “对了,你能不能把玉珑的事情再和我说详细点。”

  以后难免会和她对上,宁琢琅有预感这人绝不是个善茬。

  接下来的几天里,宁琢琅把公司业务熟悉的差不多了。

  同时也特意让富贵在白蝴蝶直播的时候露了个脸,证明自己所言非虚。

  田导逐渐按捺不住了。

  从一开始不闻不问,到后面每天旁敲侧击问“商量好时间了吗?”

  之前这导演也溜了公司那么久,宁琢琅怎么可能轻易就回复。

  硬是拖到导演多次请他们过去喝茶,才敲定下时间。

  坐在前往酒店的车里,导演笑的春风满面。

  白蝴蝶忍住了翻白眼,但是没忍住嘲讽。

  “田导之前不是还说,宁愿喂狗也不会把角色给我们的吗?怎么这么快就把自己说过的话忘了?”

  田导演并不在意来自白蝴蝶的敌意,手不住摸着大肚腩,笑的活像尊弥勒佛,解释道:“我对狗毛过敏,身边哪里有狗去喂,这话当然是作不得数的。”

  “宁总,请先带路吧。”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