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被迫营业后爆火 第20章 第20章

小说:咸鱼被迫营业后爆火 作者:酒火樱桃 更新时间:2022-05-19 05:31: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田导如愿见到了他心心念念的大厨,四十好几的人,激动的像个吃到糖的孩子。

  宁琢琅提前打好了招呼,富贵做的都是他的拿手好菜,馋的导演眼睛都直了。

  迫不及待要下筷,却被另一双筷子挡住。

  筷子的主人笑道:“田导请等等,我们是不是还有事情没有完成呢?”

  田导把眼睛眯出一条狭长的缝隙,似有不快地说道:“宁总你急什么啊,先用完餐我们再好好商量呐,菜凉了可就不好吃了。”

  “菜凉了还可以再做,要是合作凉了,可未必还能找回来了,您说是吧?田导。”

  宁琢琅拍拍手,门外的服务生鱼贯而入将菜品端走。

  田导急了,扔下筷子:“你们在做什么?给我停下来!”

  任他奋力拍桌,碗筷碰撞得叮当响,可没有一个人听他的。

  他知道宁琢琅是故意的,可玉珑不是说这人是个软柿子,很好捏来着的吗?

  怎么他一点都捏不动?

  眼看到嘴的美味飞了,肚子里的馋虫被钩的难受,宁琢琅又没有松口的意思。

  僵持片刻。

  “哎。”

  田导放下筷子叹气:“宁总,真的不是我不卖你的面子,是真的卖不了啊。”

  宁琢琅问:“是因为玉珑的吩咐?”

  田导没有说话,那就是默认了。

  这玉珑到底和星晟有什么深仇大恨?先是掏空公司跑路,现在又放下身段来打压一个行业吊车尾的公司。

  去问白蝴蝶,可她也不清楚,还是等回去后问问公司的那些老员工们。

  宁琢琅把心思放回当下:“田导,你不用觉得左右为难,其实我们要的也不是女主角色,我记得女二人选也还没有定下来是吧?”

  “确实还没有。”田导犹豫着开口:“你们不介意番位?”

  宁琢琅道:“演戏还是演适合自己的角色好,导演您说是吧?”

  在这部剧中,身为亡国公主的女主为报国仇家恨,几乎全程都在隐忍。

  可问题是,白蝴蝶爽快洒脱的御姐形象已经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

  突然转变形象风险太大。

  比起女主,飒爽的女二更适合她人设的塑造。

  而田导自然是赞同宁琢琅的建议。

  “是,当然是!”

  “哈哈——”

  既然人家给了楼梯下,两边都可以不得罪,他乐见其成,当即让助手把合同打应好送过来。

  “宁总签合同吧。”

  “请稍等一下。”

  宁琢琅没急着签字,而是细细检查是否有误。

  虽然他刚上手没多久,但有些隐蔽的不合理的地方还是被他敏锐地揪了出来。

  “给我支笔,谢谢。”边上的服务生立刻递了过去。

  看着合同上被宁琢琅划出来的密密麻麻的红圈,田导看他的眼神都复杂了起来。

  这真的是个半吊子水吗?怎么看着比公关还专业?

  在接下来的商榷中,宁琢琅的讨价还价的功夫让导演有点招架不住。

  他迄今为止见过口才最好的是玉珑,凭借一张巧嘴,能游刃有余周旋在各位大佬中间,但现在来看,宁琢琅的能力未必不如她。

  好不容易让宁琢琅签了字,田导渴望的眼神已经按耐不住了。

  “田导,玉珑姐那边?……”

  “我去处理,她都把男女主拿走了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很好。

  宁琢琅把合同收好,朝服务生挥挥手,微笑道:“田导,合作愉快。”

  一顿饭吃的双方都开心,田导捧着圆润的肚子喜滋滋上了车。

  合同到手,宁琢琅心里的负担总算是轻了点。

  走到公司楼下,看见那辆熟悉不过的小电驴,立马猜到有谁在办公室里等着他了。

  虽然把沈期赶出来家门,但是他阴魂不散。

  一开始偷偷送便当过来,可纸条上面的纸宁琢琅一眼就认出来了。

  被识破后索性不装了,光明正大跑过来,不管刮风下雨,一次不落。

  宁琢琅也从黑脸以待,到现在无可奈何,放弃挣扎。

  他怎么就忘了呢,这人死缠烂打的功夫世间无人能敌。

  从前,前脚刚和他在朝堂吵完架,后脚就能笑眯眯拉着他去看曲儿,喝醉了还非要赖在他府里睡觉,手脚还不安分。

  要不是他是皇亲国戚,铁定放任他露宿巷口受冻。

  他才不会心疼呢。

  等抚平思绪,恰好也到了办公室。

  隐约有争论声从里面传出来,隔着门板听的不够清楚。

  听着声音越来越大,怕后面打起来,宁琢琅直接推开了门。

  在他出现的那一刻,门内的一切纷杂声都戛然而止。

  沈期和另一位看起来只有大学生模样的青年齐齐朝门口看来。

  然后他们对视一眼,极为默契地按下了哑声键,谁也不多说一句话。

  宁琢琅没见过这位青年,问道:“你是谁?”

  “宁总。”

  一声呼叫打断他,杨余面带微笑走来:“你可终于回来了,我有件事要和你说。”

  宁琢琅:“巧了,我也有事要和你说。”

  杨余抬手招呼那位青年过来:“小林,来见见我们的老板。”

  林然没有起身,对宁琢琅懒懒地点了点头。

  沈期不悦:“你这是什么态度?”

  林然当做没听到,带起耳机,闭目靠在座椅背上听歌,故意忽视沈期的存在。

  为缓解尴尬,杨余解释说:“林然就是这么个性子,宁总别放在心上。”

  林然,这个名字怎么有点耳熟?

  好像前阵子有个挺有个性的歌手,和玉珑公司闹解约闹的沸沸扬扬。

  不会就是他吧?

  杨余像是看穿他的心里话,心虚点头。

  没错,是他。

  宁琢琅倒没有太惊讶,问道:“林先生大驾光临是有什么事吗?”

  林然睁眼,淡淡地看着他们,开口就是一副好嗓子:“我要签你们公司。”

  宁琢琅心下不解,林然之前还是人尽皆知的玉珑的掌中宝,实力和颜值双双在线,资源好到让人红眼。

  就算和玉珑解约了,只要他的嗓子和人气还在,就不会差到哪里去。

  突然跑过来签约是为何般?

  难道是吃多了珍馐美巽,想来尝尝人间疾苦?

  杨余把他拉到一边,压低声音说:“林然解约得罪了玉珑,被玉珑动用人脉封杀了,其他公司都不肯收他,我前几天出差就是为了处理他的事情。”

  看来这也是个麻烦精。

  宁琢琅又开始头疼了:“他得罪不起玉珑,难道现在的我就得罪的起吗?”

  “那肯定是得罪不起的。”

  不等宁琢琅说话,杨余紧接着说道:“但是我们需要签些有实力的艺人,宁总不也是这么想的吗?”

  宁琢琅转头看了林然一眼,仍存在忧虑:“可是……”

  杨余:“我知道他是个麻烦,但他是我们目前最好的选择了。”

  宁琢琅轻声叹息:“我知道,我只是担心,他不能挺过这段时间。”

  林然在音乐上的天分被所有人认可,但是只有天分没有毅力是不够的。

  对于这点,杨余也没办法做保证。

  这是一块现成的馅饼,也是块烫手的馅饼,处理不好得被它爎出一嘴泡来。

  思考良久,宁琢琅最终还是选择赌一把,反正也不会比现在更差了。

  轮到林然签合同时,一直默默无言的沈期突然开口:“你家里人知道这回事吗?”

  林然飞速签字,头都不抬一下:“只要没人闲着没事干跑去和他们乱说,他们就不会管我。”

  沈期抱臂嗤笑:“天真。”

  宁琢琅好奇:“你们是朋友吗?”

  “不是!”沈期和林然异口同声。

  “……”

  麻烦解决了一个又一个,送走他们,宁琢琅背靠椅背揉起眉心。

  “你怎么还不走?”

  沈期撑着下巴,坐在他对面,一眨不眨看着他:“让我再看看你,好久没见你了。”

  宁琢琅无语:“我们今天早上刚见过。”

  算了,让他去吧,冷处理就好,冻的受不了就自己跑了。

  看到办公桌上的饭盒,宁琢琅突然想起了什么:“这些外卖花了多少钱?我给你,算是我买的。”

  沈期狡黠一笑:“你买这些做什么,浪费钱,直接把我买了不是更好,上的厅堂,下得暖床,抱起来不比沈隆安舒服多了。”

  这人嘴上的功夫一如当年,丝毫未减。

  各种不着调的调戏话应有尽有。

  宁琢琅定定心:“人口买卖犯法,你是想害我进局子喝茶吗?”

  “我把你藏起来啊。”沈期眼里闪烁着意味不明的暗光,开玩笑似的说道:“在那之前,把你藏进只有我知道的地方,没人抓得走你。”

  “再给你换个名字,我叫你宝贝,你就叫我……”

  “闭嘴!别说了!”宁琢琅即刻打断他,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要掉下来了。

  先不说把人掳走藏起来这事沈期真的对他干过。

  这么腻歪的称呼他是怎么说的出口的?

  在宁琢琅分神的时候,沈期已经坐到了他身边。

  一改方才的轻浮,沈期看着宁琢琅的眼睛,那里面盛着他的倒影,他用最温柔郑重的语气说道:“我是说真的,只要你要,我愿意把自己免费送给你。”

  “你就真的不考虑一下吗?”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