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被迫营业后爆火 第22章 第22章

小说:咸鱼被迫营业后爆火 作者:酒火樱桃 更新时间:2022-05-19 05:31: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不能在其他人面前引起焦虑,宁琢琅和杨余先回到了他的办公室。

  宁琢琅给田导打电话,杨余坐立难安,紧张地盯着他们的通话。

  几声嘟嘟声后,电话通了。

  宁琢琅开门见山问道:“田导,为什么突然把林然录的歌全部换了?”

  “为什么?你们还好意思问我为什么?”田导听起来很生气,没好气地说:“自己去网上看!”

  电话被无情掐断,再回拨过去,已经是被拉黑了。

  网上?网上到底有什么?

  一打开热搜,宁琢琅立刻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今天的热搜非常之精彩,前几条都是有关于林然。

  #林然当众掀女星裙子

  #表面是贵公子,背地里是禽兽

  林然败类#

  ……

  如此种种,甚至压过了底下几个大牌明星的绯闻。

  有人配上了视频,是在一次走红毯的后台,唐棠穿着拖地礼裙在前面走,林然突然从后面冲出来掀起唐棠礼裙。

  而视频没有做假。

  到处都是叫骂讨伐他的声音。

  “怎么会有这么恶心的人?这种人不进局子没天理啊!”

  “告诉我他住在哪里,姐姐用行动教他什么是色狼的下场!”

  “害虫滚出娱乐圈!”

  “对,滚出去!”

  “垃圾艺人,垃圾公司,怎么还不混蛋!”

  ……

  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网友的激动,要是可以,说不定她们已经顺着网线爬过来砍人了。

  “林然呢?”宁琢琅问,出了这么大一个黑点,主人公居然还没有出现。

  “还是没人接通。”

  杨余从刚才起就不停给林然和他的助理打电话,只是一直了无音讯,助理对他的行踪也是一无所知。

  他越是躲着,在外人眼里就越能证明他心虚。

  得赶紧找到他,才好了解情况做出应对。

  这么坐着干等不行,宁琢琅准备去他家里找找人。

  才要出门,被杨余用颤抖的声音叫住:“等等,不用去了,人找到了。”

  她的脸色已经变得煞白,由于惊恐,举起手机的手不住地抖动:“你看。”

  视频中,林然还穿着睡衣,睡眼惺忪,头发乱糟糟,看上去才刚睡醒,下楼扔了个垃圾,结果被蹲了他多时的媒体逮了个正着。

  面对媒体连珠炮一样的质问,林然显然很懵逼。

  当被问及到:“你真的有掀唐棠裙子吗?”

  林然仰头看天发了会呆,像是在回忆唐棠是谁。

  然后他轻描淡写地说:“掀了。”

  那一刻仿佛世界都陷入了沉默。

  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两个字,让在场媒体比从地上白捡了一百万还兴奋。

  网上本就是骂声如潮,这下子瞬间升级成了腥风血雨,各种骂人的话不堪入耳。

  杨余被这孩子的缺心眼气得差点撅过去。

  宁琢琅皱起眉头,他感觉得出,这一次的事情要比以往都要棘手。

  林然的粉丝大多数是女粉丝,他做出这种不尊重女性的事情来,脱粉都是轻的,不回踩一脚就该谢天谢地了。

  不管怎么样,先把人带回来再说,不能让他在镜头前再乱说话了。

  很快,何青骂骂咧咧带着林然回来了。

  刚从媒体的班包围圈里跑出来,现在又被宁琢琅等人围住,林然脸上的懵逼就没有消失过。

  何青最气愤,他刚和萌新们把牛皮吹上了天,结果转眼就出了这种事。

  “你好端端掀人家小姑娘的裙子做什么,给我说清楚,不然老子打断你的手!”

  林然对他的狠话不屑一顾,脾气上来一言不发。

  宁琢琅见状劝道:“小林,这件事情的影响很不好,你也不想你的歌手生涯因此葬送吧?”

  林然低着头,沉默半晌,才把事情原委道来:“当时唐棠的裙子钩到了地上的钉子,我看见了,就帮她把裙子提起来了。”

  “仅此而已?”

  林然淡淡哼道:“嗯,不然呢。”

  宁琢琅问:“那你为什么不和他们说清楚?”

  林然无辜地一摊手:“他们又没有问我。”

  大家沉默了,说的好像还挺有道理。

  既然是好心办了坏事,那只要把事情说清楚就行了。

  宁琢琅让白蝴蝶联系上了唐棠,只要她愿意站出来把事情说清楚,那些流言蜚语自然会不攻自破。

  通过白蝴蝶联系上了唐棠,他们都做好了吃闭门羹的准备。

  可令他们没想到的是,唐棠居然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唐棠说:“可以,不过我也有条件。”

  宁琢琅说:“什么条件?”

  唐棠说:“面谈,等会我把地址发给你们。”

  宁琢琅带着白蝴蝶到了约定地点,唐棠早已在那里等候。

  墨镜和口罩遮住了她大部分脸,不仔细看根本认不出来。

  “唐小姐久等了。”

  唐棠点头:“请坐,我也没等多久。”

  宁琢琅开门见山地说道:“唐小姐可以说你的条件了。”

  唐棠不急不缓地拿着勺子搅动咖啡,红唇勾起:“宁总只需要帮我签下一个人就好了。”

  “谁?”

  “他和我一家公司的艺人,叫查南。”

  唐棠抿了口咖啡:“把他签下来,保证他每年的出镜率不低于现在的水平,这就是我的条件。”

  查南?这个名字宁琢琅好像在哪里见过听过。

  在哪里呢?

  对了!

  在林然的热搜的下面,那几个才刚冒出苗头就被林然的热度压下去的明星绯闻里。

  其中有一条,就是唐棠和这个查南。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宁琢琅大概也把这圈子里的规则摸得差不多了。

  听她这么一说,立刻就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联系到了一起。

  哪里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唐棠刚被人爆出绯闻,林然掀她裙子的事情就被抛了出来吸引火力。

  而且看现在唐棠的态度,她不去求自己那位金牌经纪人帮忙保下男友,反而来求他们,显然是因为她清楚玉珑不会帮她。

  那么,这整件事的背后,很大可能就是玉珑在操作。

  既可以保住唐棠纯情女神人设不塌房,又可以把叛徒林然打进阴沟里。

  好一个一石二鸟。

  见宁琢琅迟迟没有表态,唐棠半带商量半带威胁道:“过不了多久,林然的其他黑料也会被放出来,但是我可以把它们都拦下来,宁总也不想自家艺人被打进十八层地狱永不得翻身吧?”

  “总之,我们的合作会是一个双赢的局面。”

  宁琢琅提出疑问:“我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和玉珑对着干?”

  “小白走了,你就是玉珑手下最得力的一员猛将,大量的资源朝你倾斜,前途一片光明,为了一个男人真的值得你冒这么大的风险吗?”

  唐棠动了动嘴唇,面对宁琢琅的质问她竟无从说起。

  无条件对查南好,宽松他的一切过失,这些几乎快成了她的本能。

  至于为什么要这样,她也想问问自己。

  宁琢琅没有窥探别人私事的爱好,但他提出要先和查南见一面,确认这人是否值得他签下来。

  毕竟他这公司比不得玉珑那么财大气粗,每一分每一毫都要落到实处。

  唐棠打不通查南的电话,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只能先带着宁琢琅和白蝴蝶前往公寓面谈。

  路上,宁琢琅忙着回沈期消息,这几天忙着公司的事情对他爱答不理的,他也是有脾气的,一连发了几个大醋缸的图片过来。

  宁琢琅觉得又无奈又好笑。

  这人怎么有点像某种毛茸茸的动物,主动求着主人顺毛的。

  沈期每隔一个小时就发消息来问他在做什么,宁琢琅想了想,敲出四个字发送过去。

  “赚钱养你。”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不知道沈期作何感想,一直没有回复。

  坐在另一边的白蝴蝶撑着脑袋盯着唐棠看了许久,看的唐棠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白蝴蝶突然问道:“你在车上还戴什么墨镜?”

  唐棠:“我喜欢,你管不着。”

  “哦。”白蝴蝶指着自己左眼位置:“那你眼睛这里受的伤又是怎么回事?”

  宁琢琅闻声扭头,看到唐棠的墨镜下的眼眶边,又有和之前一样的淤青。

  唐棠面不改色地说:“上次的伤还没有好。”

  白蝴蝶凑近打量:“可我怎么记得你伤的是右眼,怎么,这伤还会自己转移位置?”

  这么快就被戳破谎言,唐棠交叠放在膝盖上的手开始不自在起来,冷冷扔下句:“与你无关。”

  之后再没有说话。

  从一开始,宁琢琅就觉得奇怪。

  作为艺人明星,毫不夸张地说,脸就是他们的饭碗。

  唐棠不可能不知道这个道理。

  车子很快到了查南所在的公寓。

  唐棠用钥匙打开门,客厅乱七八糟,衣物散落一地。

  她连鞋子都没脱,扔下包直冲卧室。

  担心公寓是被小偷闯了,宁琢琅他们也紧随其后。

  唐棠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僵直地站在卧室门口,再也迈不动步子。

  卧室里一片狼藉。

  跟在后面而来的宁琢琅他们想先把失神的唐棠拉走,却被她一把甩开。

  床上□□的查南慢慢从唐棠突然出现的惊吓中缓过来。

  给女伴一个眼神示意她先走。

  不顾还有其他人在场,拉下脸,劈头盖脸对着愠怒的唐棠就是一顿训斥。

  “你突然跑回来做什么!跟你说了多少次进门前要先敲门,吓死人了知不知道!”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