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灵启元 第一章 交替的现实与虚幻

小说:纪灵启元 作者:x夜黎 更新时间:2022-09-23 09:36:22 源网站:网络小说
  苏隐其实是一个穿越者,不对,严谨点来说就连他自己也摸不着头脑。

  在六岁时一个突发高烧的晚上,可能是体温太高触发什么禁忌的缘故,他脑子里多了段男人的记忆。

  这是一个孤独枭雄一生的经历,蕴藏着无限的悲凉,寂寞,特别是临死前的最后一段,身受重伤的男人来到悬崖顶,手指苍天,痛骂老天的不公。

  不甘的怨念仿佛从灵魂里渗透出来,对于那时昏昏欲睡的他可谓是雪上加霜,加上父母当晚恰好不在,心理与身体的双重打几下,连求生的意志几乎都丧失了。

  幸亏耳边一直有个软糯嫩音在陪伴着他,护着心底的最后一把火,才让他撑到了医生的到来,

  ......

  醒来后的苏隐有点怀疑人生。

  自己是作为男人重新活了一世?

  还是自己依旧是小孩,只是凭空多了一段男人的记忆?

  也许受记忆里那个男人一生谨慎防备的作风影响,他并没有随随便便就告诉身边的人自己多了一段记忆。

  记忆侵染进骨子里,苏隐的爱好性格习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之前的玩闹调皮直接蜕变成了幼童外表大人心智的安静大小孩。

  不过并非完全只继承了男人对于人生抱怨之类的负面影响,男人的人生经验,知识,思考方式......照样刻到了本能里。

  具体怎么说呢?像一个失忆的人突然恢复了之前的记忆一样。

  那个男人的记忆里虽然有关于玄幻,穿越小说的部分。但小说大多毕竟是虚幻的,完全脱离于实际,现实中几乎不可天下掉馅饼,而且不是一般的馅饼,重生已经相当于后悔药了。

  苏隐当然不会心安理得地接受自己莫名多出的记忆。他一直学习各方面先进的知识,留意身边的人,试图找出幕后的主使。

  可这些年依旧徒劳无功,甚至从周围揪不出任何异常。

  就这样,苏隐抱着疑惑,安安稳稳地过了十几年。

  ......

  雨后天睛,碧空如洗,气候温和湿润。

  空气到处弥漫着懒洋洋的味道,是一个躲在房间睡觉的好日子。

  悲催的是今天是星期五,作为学生党的苏隐正抗拒身体本能,苦逼的听着课。

  他昨晚虽然沉沦在一部推理小说里,但实际睡得也不算太晚,反而是讲台上历史教授侃侃而谈的内容,在他的耳中却像一个老僧念的经一样—单调,枯燥,无味。

  当然他不是鄙视教授付出的劳动成果,而是对大学教学制度的不满,作为已经形成自我价值观的大学生,为何还要被迫将时间花在这种对未来前途几乎毫无影响的课程上。

  一个不经意地抬头,苏隐隐约望见窗外一团黑影直直地袭来,但片刻间又转瞬即逝,仿佛从未出现过。

  此时天人交战正激烈的他下意识以为是眼睛太累产生的飞蚊阴影,并未留意。

  到了后面的课程,睡意越来越强,苏隐迷迷糊糊间趴到了桌子上。

  ......

  万里无人,微风吹拂,清新的空气,合适的暖阳。

  苏隐躺在草原上眯着眼睛享受着日光浴,他是一个喜欢安静的人,但受到各种因素干扰,好久未渡过这种难得的静谧安闲时刻。

  “比起枯燥无聊的课现在简直是人生天堂。”他心里莫名冒出了这句话。

  突然间,亘古不变的太阳一下爆裂开来,紧接着风云变幻,大雨裹挟陨石漫天砸下。

  沃尼玛什么鬼...苏隐被末世的场景吓得脖子都勾直了,站起来刚想寻找庇护所,大地又开始摇晃塌陷,下一刻,一条深不见底的地缝出现在周围将他困在绝地上。

  瞄了一眼黑洞洞的深渊,他咽了口唾沫,随即当机立断,后退到边缘,打算通过蓄力跳到前方暂未塌陷的山坡上。

  深呼吸,右脚跨出,沉腰...几个准备动作几乎同一时间完成。

  恍惚间有一只猎豹猛的冲出去。

  能行!

  飞驰中,苏隐看着越来越近的绿草,心下一喜,凭当前的势态肯定能行。

  不过就在即将踏上新生的希望时,异变再次突生,脚下深渊爆发出无尽的引力,犹如万千触手,将他直直地拖了下去。

  深渊就像没有底一样,做着自由落体的苏隐一直一直地下坠。

  头顶缝口散发的光芒逐渐减弱....

  小到凝聚成一个光洞....

  湮没于黑暗中无影无踪....

  “以当前自身的动量就算掉入棉花海最起码也得粉身碎骨,不反抗反倒死得痛快点。”苏隐感受着当前下坠地速度,苦笑着自嘲了一句。随后摊开双手,闭上了眼睛。

  虽然他还有太多的事没有做,呆在某人身边一辈子的诺也成了空谈,但事已至此,不是他所能抗拒的。

  周身好像有无数刺骨的寒风刮在身体上,全身每一处都如刀割般疼痛万分,并且随着速度加快越发剧烈....

  我可能是世上第一个被风吹死的人......按照当前下落的趋势,苏隐觉得自己可能没有摔死,就痛死在了半空中。

  不知过了多久,或许只过了一瞬,又或许渡过了沧海桑田的岁月般。

  苏隐意识极端模糊间,感受到了一股暖洋洋的光洒落。

  这股光不仅驱散了寒风,就连之前身体上受到寒风的刮伤也一并治愈了。

  我到底在哪?在经历什么...眼前发生的一切实在太过光怪陆离,直接把唯物主义者的苏隐彻底搞郁闷了。

  他曾经怀疑过自己是在做梦,但冷风刮骨的痛又时时刻刻的提醒他,不是梦,只是因为某种不知缘由的原因,自己处于一种难以用常识理解的场所。

  可现在又靠一道光就瞬间治愈了全身的伤痛,将他一部分的认知重新推回到了离奇,梦幻上。

  “对了,光!”

  意识稍许清醒之后,苏隐很快就抓住了能解答所有问题的根源。

  而且说不定了解一星半点光的原理,就能摆脱当前的场景。

  他伸出手,决定触摸胸前发着光的一个苹果大小的光球。

  然而就在两者即将交接之时,苏隐听见了砰的一声,自己似乎落地了。

  天才本站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