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灵启元 第二章 幕后之人

小说:纪灵启元 作者:x夜黎 更新时间:2022-09-23 09:36:2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怎么回事?吾精心布置的幻境为何顷刻间烟消云散了。”

  不知藏于某处,周遭全是复杂艳丽光景的一团黑影,自自语地喃喃道。

  过了了片刻,黑影睁开双眼,目光移动到一旁有力跳动的巨大肉球上,眼底闪过一系列的迷茫,犹豫,怜悯。

  “既然这样,那唯有一步步来,直接侵蚀灵魂了!”

  ......

  哎呦!

  苏隐揉着后脑勺,苦着脸从地上爬了起来。

  晃了眼四周,教室内空无一人,昏黄黯淡,唯有右边的窗帘缝溜进来几道金黄色的光柱。

  好一会儿他大脑的cpu才将所有的事情整合分类处理完,原来自己在教室睡了一下午,刚才发生的事都是在做梦。

  “这年头白日梦都可以这么真实了吗?”苏隐疑惑地叹了叹,天大地大吃饭最大,咕咕抗议地肚子正催促他整理好书本。

  大学就是好啊!在教室睡觉没想到可以这么踏实.....踩上最后一步阶梯,他意犹未尽地伸了个懒腰。

  就在这时,一股森森寒意莫名其妙降临,将原本的舒畅感压制得一干二净,取而代之是梦中那股令苏隐记忆尤深的切肤之痛。

  什么鬼?

  顾不上提着的书本散落一地,苏隐惶恐地抚摸检查着自己的手臂。

  明明感受到手臂上某个位置像被蚂蚁撕咬一般,但手指触碰上去一点效果都没有,就好像手臂与疼痛的来源完全处于两个不相交的空间上。

  疼痛越发加剧,转瞬间扩散到了全身。

  苏隐还未来得及做出太多反应,紧接着视线又一片昏昏沉沉,天地晃动。

  短短的几个呼吸时间,莫名其妙冒出的病情已经发展到开始削弱意识对于身体的控制权。

  身体向一旁倾倒期间,他急忙咬住舌尖,利用钻心的疼痛勉强聚拢涣散的心神。

  紧接着腰部发力让上半身往前仰,同时向后抬起自己的左小腿。摔倒时教科书般的紧急避险招式。

  按照当前病情的发展速度,他深知要是自己摔倒在地上,或者脑袋磕到桌子椅子之类的,雪上加霜的情况下很可能再也站不起来了。

  ‘砰’的一声巨响回荡在整间教室,仿佛一声惊雷。

  只见苏隐单膝跪着,双臂犹如两根钉子牢牢钉在了地面上。

  虽然有点废膝盖,所幸没有毁容,不然在脸上贴个创口贴回家,又要被那个丫头找到数落的机会....看着仅仅一寸之隔的地面,他松开紧咬的牙关,苦中作乐地自我放松了一下。

  不过危急并没有缓解,应该说煎熬刚刚开始。

  持续加重的病情,苏隐预感到现在已严重到不是摸出兜里的手机,打个救援电话就能得救那么简单。必须得到外人的帮助,在他失去意识后,依旧能缩短救援时间以及得到一些急救措施,这样或许才有一线生机的机会。

  从喉咙里挤出当前能发出的最大音量,他对着门外走廊喊了几声求救,但仿佛早有安排般,并没有得到任何人的回应。

  右臂撑在一旁的座椅上,苏隐咬牙切齿的站了起来,跌跌撞撞扶着桌面向前走去。只要到达走廊,就算附近所有教室空无一人,下方的大路上也一定有人路过。

  走一步歇一步,短短的几步路比想象的更举步维艰。身体被病源入侵后大脑下达的休眠指令也隐隐有超出意志的抵抗强度。

  不管多么壮的普通人,打一剂给大象的麻药用量都得乖乖软倒在地上,也就是说此时处于极端浑噩情况下的苏隐,心神一旦松懈,说不定立马就会晕过去。

  “码的,拼了!”

  苏隐大吼道,决心化身亡命赌徒,一口气向门口冲过去。

  然而正蓄势待发之际,那句给自己壮势的‘我命由我不由天’尚未说出口,却被一声突兀地叹息打断了。

  “哎,放**!”

  大脑中的头痛暂时影响了苏隐的思绪,他只模糊地听见了前两个字,以为是救命稻草出现了,

  激动地左看右看,寻找声音的主人。

  正疑惑间,虚无缥缈分不清男女地声音再次响起,这次他皱着眉听出了话中的意思。

  “弱小的人啊!放弃无谓的抵抗,对你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未知的神秘声音,身体莫名出现的病情,加上恰到好处的四下无人......一连串的坏事同时出现,苏隐心底一个咯噔,一个不好的猜想顿时挥之不去。

  他背靠在桌椅,面上保持镇定,厉喝道,“谁?敢在这里装神弄鬼。”

  “你不用知道吾是谁?因为这对你没有任何意义。”声音的主人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

  “打探你隐私的确是我不对,那你总能告诉我你此刻出现在我身边的目的吧!”

  苏隐讲话的同时,脑袋不动声色的扭动着。

  “吾...是来要你命的。”神秘人停顿了一下,然后好像突然想起了某事一样,“对了,作为占据你身体的交换,把你的遗愿说出来,只要不太花费太多时间什么事都可以帮你实现,比如让你的家人成为这个星球的王族,又或者让你的父母长命百岁。”

  对方说完后,好像还抱有某种怜悯慈悲的心态,苏隐全身的疼痛瞬间消了大半。

  “去你m的,你一个打算要我命的装模作样什么................................”

  苏隐当然不吃这套鞭子炒糖,直接对着空气破口乱骂了一通,到了这个地步,他哪还分析不出来所有事件的罪魁祸首就是这个讲话狂妄的家伙?

  不过他在开头骂出去之后又夹杂一丝后悔,只是任谁遭遇一番极度痛苦的蹂躏都会爆发自身的血性,而且箭射都射出去了,哪有在半空抓住的道理。

  “你!”

  简单的一个字却蕴含着无尽的压迫力,苏隐仿佛看见一个万人之上的皇者在上方拍板立案。浑身汗毛被震得竖起,他虽然有着一位枭雄的记忆,但主体仍旧是一个十几岁涉世未深的青少年,没经历过啥大场面。

  就在苏隐有点后怕会不会直接一气之下把自己干掉的时候,对方却收住了脾气,语气一转。

  “算了,跟一个将死之人计较,倒显得吾小气了。任你怎么骂都无济于事,世界生存的法则永远是弱肉强食,而你只是一个被迫漂泊于狂风暴雨中的一只小船而已。”

  对方似乎不是一个蛮横暴躁完全不讲道理的人......苏隐心头一转,说不定事情有转机,不一定非要以敌人的姿态对立,赶紧借坡下驴,语气稍降了下。

  “你或许很强大,但我也不惧你。而且我们两无冤无仇,没必要闹个你死我亡,不如我们采取合作,有我辅助你立足于当今的世界,肯定比夺舍我要强。”

  “合作?口气不小,不知你这股自信从何而来?”神秘人似乎也挑起了一丝闲聊的兴趣。

  “就凭我知道你现在就藏在我的身体里。”苏隐笃定的说道,任何声音都有源头,而他之前转动脑袋后对方讲话声音大小一成不变,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从自己体内传出的。

  “不错。”

  身前胸腔内产生了一股轻微的震动。

  “而且我确定你短时间并没有立即夺舍我身体的手段。”苏隐又道,说完后他望着从窗户边照射进来的一缕黯光,整个人显得有些呆滞。

  呼哧~呼哧~

  此时此刻,光柱仿佛蕴含了某种神奇力量般,将他的呼吸束缚于其中某粒灰尘的一屏一动中,就连周围的空气都有股跟着凝滞了的意味。

  其实话的内容只是他根据种种迹象猜的,之所以抢答,只是为了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情急之下说出来的。

  目的是通过赌,扭转一下实力悬殊的巨大差距,但实际把握不大。赌对了,对方或许会因为阴谋被猜中多几分忌惮,增加己方一丝谈判的筹码,但如果赌错了,反而会被认为他已经慌张到了胡乱语的手段,从而更加肆无忌惮。

  “年纪轻轻,倒有点察观色的本领。你说的是没错,吾现在的确无法立即除掉你的灵魂。”

  听到这句话,苏影那拱紧的背才敢松弛下来。不过神秘人透露出的声音并未表现出任何一点他预想中阴谋被揭穿的惊慌,反而欲止又道,“既然都说到了这里,干脆让你死也死得明白,之前本想在梦中让你承受最低的痛苦被抹消灵魂,却不知出现了什么意外,让吾在梦中的一切布置都前功尽弃了,你也从梦中脱离出来。所以吾只得在现实中对你的灵魂下手。”

  “早就料到了,但我大人不计小人过,你在梦中对我造成的伤害暂时不计较,而且事已至此,还是先说一下我们之间如何合作的事?”苏隐大大方方的应承下来,实则内心早已问候了对方的祖宗十八代。

  灵魂夺舍,想必都不陌生,无非是趁着对方意识薄弱的时候占据身体,侵蚀灵魂。结果这家伙搞一个天灾的场景出来,让受害者在末日面前下产生必死无疑的想法,从而心灰意冷放弃对周遭的抵抗。

  “到底什么样的阴人才能想出这么一个阴毒的计划。”苏隐这个受害者忍不住在心底补上一句。

  两人一番交谈,神秘人谈话的方式似乎了也熟稔了半点。

  “合作的事就算了,老实告诉你,你的身体才是吾最需要的。”

  “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苏隐用理智强行压抑住内心的愤怒。

  “你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能对吾提供什么帮助。”神秘人似乎赶着要做什么事的样子,立马善变成一副不耐烦的语气,“不要磨灭吾的耐心,吾最后说一遍,赶快说出遗愿,这对你才是最好的解脱方式。”

  话音刚落,一阵狂风猛的席卷而来,隆隆的呼啸声之中,前方大树顶端尚有绿意的树叶被硬生生扯下来,裹挟进了教室,而有一片恰好落在脚下。

  既然如此!

  重重呼出几口气,苏隐眼底一丝决绝的厉光闪过。

  自己何时对一个人这么唯唯诺诺过?不管是现在的自己,还是记忆中那个深受苦难折磨的男人,骨子里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行事风格。

  要不是这一世放不下某个人!某些事!导致行事保守了起来....

  想到这里,他的目光陡然又更加坚定了几分。

  眼睛一闭就相当于从这个世界彻底消失了,留下什么痕迹都毫无意义,所以更不能让这个家伙借着他的身体去接近....

  天才本站地址:。